觉世献言-新三言二拍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国古典小说 > 觉世献言-新三言二拍

出版社:上海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4
ISBN:9787811182279
作者:吴伟斌
页数:564页

章节摘录

  辽东巾帼力服大盗闺中艾娘义折狂徒  举世妹妹尽女流,堪悲习气入阴柔。  当机蓄缩疑如鼠,逐浪浮沉媚若鸥;  谁解横戈驱寇盗?竟能掉舌屈公侯!  古来节侠应无似,读罢还为巾帼羞!  我尝看传奇,里边有个红线女子,在田承嗣百万军中床帷之间取他金盒,如入无人之境。承嗣因此惧怕,不敢作乱,后来此女成仙而去。又书中聂隐娘,为老尼引入山中,教他剑术。飞身而上,能刺虎豹、断猿猴。然后挈他入都市,见那贪婪奸酷的仕官、强梁狡险的士民,老尼数他过失,令隐娘取他首级。虽然遇着稠人广众,寂然不觉——咳!如今时那里还得这样人,把这一些作恶害民再驱除几个,他也因此有些警惕,也是为百姓造福泽,只是杀不得这许多耳——后来隐娘自己配了一个磨镜子的匠艺为夫,也得成仙去了。由此看来这都是些奇女子,都是脱却脂粉本色,独显英雄伎俩的。  但人都道这样事总出自文人戏笔点缀,不是真事。不知天地间的事,何所不有。有那得志的女中丈夫:如隋时冼氏,他剿除岭南溪洞蛮夷,封石龙郡夫人。唐时唐高祖女、柴绍妻,起兵助父,号为娘子将军。金有绣旗女将,二十年梨花枪,天下无敌的。杨氏苦不得志,他这一种英锐之气埋没不下,自然也做些事业出来。在我国朝,著名的有瓦寡妇,曾佐胡总制平倭。近日有石豇司文官秦良玉,他累经战阵,在远东也曾有功,在四川平樊龙、樊虎。淮道女人但会搽脂抹粉、刺绣描花,奇异的守节殉夫,没这种英雄气骨?  就我所闻,有个辽东女子,虽是一个不得其志、不能大展作用的,他却能有才韬敛,安命与庸夫为偶。到后来也略见了一些手段,又不为富贵所动,从一而终。这真是当今一个节侠女流了,正是:  寒梅一树隐空山,独向清溪弄玉颜。  劲质纵交霜雪妒,幽姿不许蝶蜂攀。  这事在万历年间,日本倭奴关白作乱,侵占朝鲜。夺了王京城,国王逃到我辽东边外。他是文物之邦,向来朝贞不缺的,上本请救。这时中国官长有道:“朝鲜是我臣伏小国,若不发兵救援,大不能恤小,失了四夷的心,以理当救。”有道:“中国与倭奴隔绝,全恃朝鲜。若是朝鲜一失,唇亡齿寒,以势当救。”又有道:“不当劳中国事四夷,开边启衅,不当救。”此是彼非,下廷臣议了几时,定议东征。用都御史杨镐为经略,用都督李如松为人将,调动蓟辽、宣大、延宁、廿固、川浙兵马,在辽东取齐。这一动,便有一千废闲降黜的武官谋充将领,一千计处转口文官谋做监纪参谋,一干山人蔑片、优童方术冒滥廪粮,一干偷儿恶少、白棍游手钻为队峭。好笑:  鸳鹭皆鹅鹤,猿猱尽虎貔。  何谋能报国?只是吸民脂!  维时有个罢闲参将,姓方名法坤。祖籍徽州,夤缘了一个营兵游击。领了一枝南兵,带了个儿子方隅,又有几个家丁亏勤、方勇、方忠、方兴、方刚等。总是嚼着国家,做他的仆从。一路出了山海关,因各镇尚未齐,着他暂住辽阳城外。当口国家物力全盛,粮饷充足。大凡行军积弊,名曰一千,实只八百,上下通同。就是官来查核,也只循前条旧例。将官个个有财物,兵丁个个有银两。且义加上沿途的赏犒,撞着辽东地面野餐繁多,食物不贵,那些兵了手中极其充裕。又不行军对敌,所以大家没事。将官与将官嫖赌吃酒,军士与军士嫖赌吃酒,在在皆然,不但方游击一枝兵如此也:  中原黎庶悲敲朴,绝塞貔貅正啸歌。  这家丁之内,唯有方兴的年纪小,却好只有二十二三。年少的人见了众人嫖,也不免动心。他却也有些算计,想道:“如今辽阳嫖人的极多,就是似鬼的娼妓也都长了价钱来了。况且一去看时,同伙吹木屑的又甚多,东道又盛。辽阳女人到也相应,不若我讨上一个。目前虽多费几两银子,后来却不要日逐拿出钱来。况且又得他炊煮饭食,缝补衣衫,照管行李。”想来想去,动了一个娶老小的念头了。  常口在一个佟老实冷酒店里扪一独坐吃,闲话中与佟老实婆子说起娶老小的事来。这婆子接口道:“长官,果然你一心要寻个人儿么?我有一个姑夫姓曲,他少年的时候极会些武艺,极是有名的人,如今也老了。他有个女儿唤做云仙,也生得几分颜色。年纪有十八岁了,他要招人。他家事也好过,也有一个儿子,已娶媳妇。他是养得你起的,不必要你养活。长官你果然要娶,我替你说这事,没有不成的。只是事成之后,不要忘记了我这门子穷亲戚。”方兴回道:“若得成了这亲事,你便是我的妗母,我便是你的外甥女婿了,我定然尽心来孝敬你这舅婆。”两个说着,笑了一回,散去。这方兴也只当作个闲嗑牙,解些愁闷,不料想这婆子果然用心说去:  全凭三寸舌,结就百年姻。  去时,值老曲不在家中,先与曲大嫂相见,道:“姑娘年纪大了,到如今不曾有亲。我着实的留心细访,没有个可意的。昨日有浙江方总兵一个亲用的人,年纪也只好有二十岁,人品生得极齐整。方爷也极信用他,他说的就是。所以极有银钱,身边的银子也落落动。我想他日后方爷与他毕竟做些功劳,那一条金带便是稳稳的了。今现在这里亲自寻亲,间壁祖家、黑家都肯把女儿嫁他。我给他两家子破了,说穷得紧,女儿又生得丑陋。特来给我外甥女说,两下里年貌相当。若是不出家出征,自在这里了。若是出征他去了,身边这一块定然落在你家里。”曲大嫂听了早已动火,有二分愿意。

前言

  中国古代白话小说的创作,始于隋唐宋元时代的“说话”“话本”,发展于明清之际的“拟话本”。“话本”和“拟话本”是我国古典文学中的一份珍贵遗产,佳作有若明星,闪烁其间,传誉后代,在我国古代小说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唐宋时期,在我国城市中出现了一种新兴的职业——“说话”。“说话”是一种民间技艺,“说话”的艺人们以讲述听众喜闻乐见的生动故事来招徕听众。从事这种职业的艺人被称为“说话人”,他们讲故事时所依据的底本被称为“话本”。  据现在我们能够看到材料的记载,“说话”在隋唐时期就已经悄然出现。隋代的侯白因擅长“说话”,因而其“所在之地,观者如市”。他的顶头上司杨素常常强他为自己“说话”,“从旦至晚始得归”。其子杨玄感也曾要求侯白:“侯秀才可以(与)玄感说一个好话。”唐代的宦官头目高力士曾为“移仗西内”的“太上皇”唐玄宗“说话”;而罢官后的韦绶则成了说书消遣的官僚;著名诗人元稹、白居易、白行简也曾让说书艺人演说《一枝花话》:“又尝于新昌宅说《一枝花话》,自寅至巳犹未毕词也。”《一枝花话》即当时名闻遐迩的名妓李娃的故事,后来元稹和白行简分别撰有《李娃行》、《李娃传》传世。清代末叶发现的大量敦煌遗文中,其中不少是唐五代时期的变文,《韩擒虎话本》、《庐山远公话》等亦应该属于“说话”之列。  但隋唐时期的“说话”活动,主要活跃在官僚集团和文人阶层之间,很少涉及民间。时至宋代,由于城市经济的逐步繁荣,以手工业主、中小商人为主体的市民阶层逐渐扩大。为了适应市民阶层的文化需要,在一些公共场所出现了以文化娱乐为职业的艺人群体,其中自然也包括讲说故事的“说话人”。而同一故事在不同场所、不同时日里反反复复演说,不少“说话人”常常将故事的梗概记录下来。依据这些故事的梗概,“说话人”在讲说故事时再临场发挥,加上许多与此相关相近的内容,以加强故事的生动性、趣味性,吸引招徕更多的听众,某些“话本”也在这样不断修改、陆续补充中形成成熟的公认的本子。与唐代的“说话”有所不同的是:宋代的“说话人”和他们的听众,大多属于市民阶层;“话本”的内容,也大多与市民生活有关,无一不为市民阶层所熟悉所理解所喜爱。  元明两代,戏剧悄然兴起,逐渐吸引了市民的兴趣。而印刷术的普及与推广,又使“话本”找到了继续发展的另一个渠道:通过印刷成书,在不受时空限制的更广的范围内传播。而这种情况,引起了更多文人的注意。他们收集、加工原有的“话本”,将它们整理成集,进而模拟“话本”进行新的创作——虽然它们从内容到形式都是模拟“话本”的,但它们已经不再是供“说话人”“说话”时依据的“底本”,而主要是供读书人案头阅读的读本。这种读本,被后世称作“拟话本”。  我们目前能够见到的最早的短篇话本集,是《京本通俗小说》(此说目前尚有不同的意见)和嘉靖(1522-1566)年间洪椴编辑的《清平山堂话本》。虽然它们已经残缺不全,但从幸存下来的篇目中,还可以想见当时“话本”的大致情况。天启(1621-1627)之际冯梦龙广泛收集、改写宋元时期的“话本”与“拟话本”,编成了《古今小说》(后来改称么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三部短篇白话小说集,世人简称其为“三言”。此后,“拟话本”相继问世,其中以凌濛初撰写的《拍案惊奇》(后来改称《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最为知名。它与“三言”被公认为我国“话本”“拟话本”白话小说最高成就的代表之作。  我们以为,冯梦龙、凌濛初由于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不可能将我国古代白话小说的优秀之作囊括无余,尚有不少“话本”、“拟话本”的精粹之作散见于其他的短篇“话本”、“拟话本”集子中,如清初李渔的么无声戏》、《连城壁》、《十二楼》中就有不少颇具特色的作品,部分篇目无论在思想上还是艺术上,都超越了冯梦龙的“三言”与凌濛初的“二拍”,代表了清代“拟话本”的较高成就。其他如《石点头》、《西湖二集》、《人中画》、《珍珠舶》、《五色石》、《八洞天》、《西湖佳话》、《生绡剪》、《天凑巧》、《西湖拾遗》、《壶中天》、《贪欣误》、《醒梦骈言》、《欢喜冤家》、《型世言》……中也时见精粹之作。将这些白话短篇集子中的优秀作品集中起来,编选成册,奉献给广大读者,应该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也是我们多年来的愿望。正是出于这样的初衷,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我们编选了这本《新“三言”“二拍”》,包含《观世记言》、《阅世述言》、《觉世献言》、《拍案称奇》、《拍案叹奇》五个分册,每册收集四十篇“话本”、“拟话本”故事。  入选这套选本的二百篇作品,来自四十多种短篇话本集子;而这四十多种短篇话本集子,又是从一百二十多种计约二千五百万字的白话小说集子中筛选出来的。限于篇幅,虽然不少集子并无一篇入选,但也经过了把它们与现在已经入选篇目反复比较之后才最后决定弃取的过程。  原来的“三言”“二拍”,解放以后各家出版社已经多次印刷出版。它们的一些优秀篇目,如《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乔太守乱点鸳鸯谱》、《蒋兴哥重会珍珠衫》……某些白话小说集子又已经反反复复入选,喜爱古代白话小说的读者手头不乏选篇,需要阅读时可以唾手而得。因此我们这本选本没有将“三言”“二拍”列入选择范围之中,主要原因不是“三言”“二拍”中的作品不符合我们关于“优秀白话小说”的标准,而是为了节省有限的篇幅,让更多一般读者不易见到的其他优秀白话小说入选其中。  入选本书的选篇首先必须是精粹之作,在思想内容上力求反映当时社会的方方面面:既有“乱民”和绿林好汉的行径、忠奸斗争的剪影、贪官污吏对“子民”的盘剥、社会恶势力对善良百姓的欺压,也有婆媳反目、兄弟失和、败子回头、门生报恩的叙述,还有扑朔迷离的案情、奇奇怪怪的骗术、曲曲折折的巧合、令人叹息不已的科举故事,更有男女情爱、婚变、奸情、谋夫、杀妻等多层次多角度的描写……可谓是当时社会的大缩影、活写真、万花筒。而这些作品在故事情节的展开上,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中,在人物对话的表达里,往往各具艺术特色,吸引着众多读者的眼球。  由于历史和时代的局限,“话本”、“拟话本”的某些篇目在思想内容上也存在着这样的问题那样的缺陷,如封建的纲常伦理、佛教的生死轮回与因果报应等等糟粕,还有对农民起义以及各民族间的诬蔑性称呼,如“闯贼”、“鞑子”、“南蛮”……我们整理时无疑应该恪守尊重原貌的原则,不作任何改动,但今天的读者阅读时却无疑应该取批判的态度。  色情描写是古代白话小说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社会个别阶层的精神境界与思想追求,而它又往往与整个故事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无法割裂。入选此类篇目时,我们注意了有意的回避和认真的鉴别:凡通篇故事围绕淫秽情节展开而无其他积极意义者,则不予入选;入选篇目中色情描写游离于故事情节之外者,亦予以删除;与故事情节紧密结合而难以割裂者,则予以保留,以存原貌。这部分文字属于难于剔除的封建性糟粕,也请读者注意批判阅读。  由于本书各篇选自不同的集子,它们时代各别,手法不一,风格迥异。有的篇制短小,有的容量较大。有的属于单卷本,有的则是多回体。为统一体例,对多回体的回目一律删除,在衔接处作了技术性处理。同样,各种集子的回目也不尽相同:有的以“卷”为单位,有的以“回”为细目。有的单句出目,有的双句标题,也有的以词组为题。根据体例一致的需要,所有篇目一律称“卷”,其下标示在本书分册中的序数。标题根据各篇内容另行拟目,一律以双句出题。而对各篇的出处,仿照“三言”“二拍”旧例,不再一一标明。  为省篇幅,对某篇在不同版本中的异文,择善而从,不出校记。讹误衍夺之处,力求以他本补足、改正;无法补正的,则重原貌,或以缺字符号“□”表示;衍文予以删除,以畅文意,也方便读者阅读。还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本丛书各篇成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区、不同的作家,因而使用语词的习惯也不尽相同,今天无法加以统一,更不能以近年规定、当今通行的汉语规范化来强求前人,这样做反失原貌,幸请读者垂察见谅。  为了统一全书的标点风格,根据作品的实际,按照我们的理解,所有入选作品都由我们自行标点与分段;如有疏误之处,理应由我们负责。同时恳请海内外专家与广大读者,对我们某些编选的不当与个别标点的失误不吝赐教。  我们在工作中曾广泛吸收有关专家的研究成果,受到不少学者的真诚帮助,各地图书馆的同志提供了各种便利,上海大学出版社姚铁军社长和该书责任编辑李旭助理为本书的出版作出了无私贡献,在此一并表示感谢!在多年的工作中,家人在各方面给予支持,参加部分工作,没有他们的全力合作,完成这样的工作将会遇到更多的困难,理应在此一并感谢。  吴伟斌  2008年3月18日于南京

内容概要

吴伟斌,男,江苏吴江人,汉族,1943年2月出生。1966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1978年跟随唐圭璋、孙望两教授学习唐诗宋词,授文学硕上学位。其后到江苏古籍出版社工作,曾任编辑室副主任、编审。二十年多间编辑了渚如《唐代文选》、《中国话本大系》(56种)、《新编三百首系列》(14种)、《小古文学文献学》以及《注评》、《谢榛全集校笺》等几千万字的书籍。28年来致力于唐代文学与白话小说的研究,先后编撰出版了《元稹评传》、《元稹考沦》、《白居易全传》、《宋元话本赏析》等十多种著作,主编《文学人物鉴赏辞典》、《毛泽东诗词鉴赏》,发表有关元稹、白居易的专题论文以及话本小说方面的各类文章、书籍约六百多万字。

书籍目录

卷一 辽东巾帼力服大盗  闺中女娘义折狂徒卷二  收父骨千里遇生父  裹儿尸七年逢活儿卷三  错赤绳月老错结缘  误终身娇娘误赴泉卷四  朝奉郎兴哥挥金结朋  海东王刘琮诚信助友卷五  傅文魁丧良夺故交货银  李春荣行善救水中弱女卷六  千金不易杀父之恨  一死才伸国法家仇卷七  骨肉欺心宜无始  亲人团圆应有终卷八  吉家姑鼓捣鬼神感动兄嫂  庆藩子失却王位喜逢父母卷九  男郎分娩恶骗收生妇婆  女鬼产儿终继岑家宗谱卷十  女子守贞招来异谤  朋侪相谑错成奇冤卷十一  毁新诗少年矢志读书  诉旧恨淫女如愿还乡卷十二  伍云设谋力惩恶棍  浪子贪淫正中奇计卷十三  孙万代贼和尚贪女色杀人月下  来御史为百姓巧鞫冤案卷十四  吃新醋正室蒙冤  续旧欢合家和事卷十五  完令节冰心独抱  全姑丑冷韵千秋卷十六  等不得重新羞墓  穷不了连掇巍科卷十七  布贾冤巧遇布贾翻转  盗贼情却随盗婆招认卷十八  李秀英一宵约赴两嫖客  苏巡按数天抓获一和尚卷十九  内江县三节妇苦苦守贞  成都郡两孤儿连连报捷卷二十  烈妇舍生赴死殉情夫君  贤媪割爱弃意成全女儿卷二十一  真结义赵大郎托寄妻母  假肝胆蒋佛哥淫友母妻卷二十二  为购红颜偏来白发  因留慈母却得娇妻卷二十三  王寡妇炫色耀财设局  汪监生贪财迷色受骗卷二十四  胡衙内逛集市汗巾戏凤姑  杜景山走安南玉马换猩绒卷二十五  谭楚玉戏里传情达意  刘藐姑曲终完名全节卷二十六  妙智淫色终杀身  徐行贪财活受报卷二十七  投崖女捐生却得生  脱桔囚赠死是起死卷二十八  不窝不盗忽致奇赃  连人连产愿归旧主卷二十九  孙三郎贪色丧生  瞿凤奴忠情报主卷三十  高才生傲世失原形  义气友念孤分半俸卷三十一  贤媳行贤反遭恶报  悍妇使悍却得礼遇卷三十二  李春华连连及第  翰林郎频频遇艳卷三十三  阴功吏位登二品朝臣  薄幸夫空得千金财产卷三十四  御群凶顿遭凄惨恶变  动公愤始雪千古奇冤卷三十五  济穷途侠士捐金  重报施贤绅取义卷三十六  严子常伴蛇虎再造奇迹  成寿叔念恩德巧施善报卷三十七  遭横祸陆蟾舒得救  死穷途顾又凯复生卷三十八  假虎威古玩流殃  奋鹰击书生仗义卷三十九  一枝梅巧计脱身  张朝相诚意免祸卷四十  张大话弃恶从善酬恩主  杨太守宦场隐退留佛寺

编辑推荐

  《新“三言”“二拍”:觉世献言》是“中国古代话本之精华”之一,该书所收录的话本在思想内容上力求反映当时社会的方方面面:既有“乱民”和绿林好汉的行径、忠奸斗争的剪影、贪官污吏对“子民”的盘剥、社会恶势力对善良百姓的欺压,也有婆媳反目、兄弟失和、败子回头、门生报恩的叙述,还有扑朔迷离的案情、奇奇怪怪的骗术、曲曲折折的巧合、令人叹息不已的科举故事,更有男女情爱、婚变、奸情、谋夫、杀妻等多层次多角度的描写……可谓是当时社会的大缩影、活写真、万花筒。而这些作品在故事情节的展开上,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中,在人物对话的表达里,往往各具艺术特色,吸引着众多读者的眼球。“说话”是一种民间技艺,“说话”的艺人们以讲述听众喜闻乐见的生动故事来招徕听众。从事这种职业的艺人被称为“说话人”,他们讲故事时所依据的底本被称为“话本”。

作者简介

《新"三言""二拍"》即是从一百二十多种计约二千五百万字的白话小说集中新选二百篇而成,包含《观世记言》、《阅世述言》、《觉世献言》、《拍案称奇》、《拍案叹奇》五个分册。中国古代白话小说是我国珍贵的古典文学遗产。以冯梦龙《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和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为代表的“三言”“二拍”,被公认为是我国白话小说最高成就的代表之作。然而冯梦龙、凌濛初由于受时空限制,未能将我国古代白话小说优秀之作囊括无馀,尚有不少话本精粹散见于各种集中。

图书封面


 觉世献言-新三言二拍下载



发布书评

 
 


精彩短评 (总计1条)

  •     书有开胶,绣图印的模糊
 

外国儿童文学,篆刻,百科,生物科学,科普,初中通用,育儿亲子,美容护肤PDF图书下载,。 零度图书网 

零度图书网 @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