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士风流 I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社会 > 名士风流 I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0-8
ISBN:9787532749638
作者:[法] 西蒙娜·德·波伏瓦
页数:452页

内容概要

西蒙娜·德·波伏瓦(1908-1986),法国哲学家、作家、女性主义者。
1908年生于法国巴黎,1929年获得巴黎大学哲学学位,并通过法国哲学教师资格考试。1945年与让-保罗·萨特共同创办《现代》杂志,致力于推介存在主义观点。1949年出版论著《第二性》,引起极大反响,成为女性主义的经典。1954年凭小说《名士风流》获龚古尔文学奖。

书籍目录

  亨利朝天空看了最后一眼,天空似一块黑色的水晶石。上千架飞机击破了这份宁静,这实在让人难以想象;然而,断续的话语在他脑海中跳跃,发出欢快的声响:进攻停止了,德军溃败了,我马上就可以外出了。他绕过沿河马路的一角。街头又将弥漫着油的香味和橘花的芬芳;人们又将在阳光灿烂的露天咖啡座上纵情地谈天说地;他也可以在吉他声中喝上一杯真正的咖啡了。他的双眼、双手和肌肤都处在饥饿状态:多么漫长的饥馑岁月啊!他慢慢地登上冰冷的台阶。“总算熬出头了!”波尔紧紧拥抱着他,仿佛历尽万劫之后重逢。亨利从她的肩头上方,抬眼望着那棵灯光闪烁的枞树,它在屋里数面大镜子互相反照之下,显得到处都是,无边无际。桌子上,摆满了杯碟与酒瓶;几束槲寄生和枸骨叶冬青散乱地扔在一副踏梯下面。他挣脱开身子,把外套往长沙发上一丢。“你听到广播了吗?有好消息。”“啊!快对我说说。”她从不听广播,只想从他嘴里得到消息。“你没有发现今晚的天空这么明亮?听说冯·龙德施泰特①的后方出现了上千架飞机。”“我的上帝!那德国人再也不会打来了。”“根本就谈不上他们会再打来。”说实在的,他脑中也掠过了这种念头。波尔诡秘地一笑:“我做了防备。”“什么防备?”“地窖里面有个小贮藏室,我已经让门房把它腾出来了,必要时你可以躲在里面。”“你不该跟门房讲这种事,这样只会引起恐慌。”她用左手紧紧地捏住披肩的末端,像是在护着自己的心脏。“他们会枪杀了你的。”她说,“我每天夜里都能听到他们敲门,当我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他们站在我面前。”她一动不动,半闭着双眼,仿佛真的听到了什么动静。“以后就不会有了,”亨利乐呵呵地说。她睁开了眼睛,垂下了双手。“战争真的结束了?”“为时不会太长了。”亨利把踏梯搬到横在天花板正中的大梁下面,“要我帮你一把吗?”“迪布勒伊一家很快就会来帮我的。”“为什么非要等他们呢?”他拿起铁锤,波尔把手放在他胳膊上,“你不去工作了吗?”“今晚不去了。”“你每天晚上都这么说。一年多了,你一个字也没有写。”“别担心,我有写作的欲望。”“这份报纸占用你的时间太多了,瞧你几点钟才回家。我肯定你什么也没吃,你不饿吗?”“现在不饿。”“你不累吗?”“一点儿也不累。”她的眼睛关切而贪婪地盯着他,在这种目光之下,他感到自己犹如一块易碎而危险的瑰宝——原来这就是令他精疲力竭的原因。他登上踏梯,用手小心翼翼地轻轻敲击着一枚钉子。这座房屋年代已不短了。“我甚至都可以告诉你,我要写的将是一部欢快的小说。”“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波尔的声音有点儿不安。“就我说的这意思,我想写一部欢快的小说。”他差点就当场编造起这部小说的内容来,他很喜欢把自己的构思大声地讲出来。可波尔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那目光如此强烈。他没有吭声。“把那一大把槲寄生给我拿过来。”他小心地挂上了布满白色嫩芽的球状绿枝,波尔又给他递了一枚钉子。对,战争结束了,至少对他来说如此。今天晚上,是真正的节日。和平正在开始,一切都在开始。节日、消遣、玩乐、旅游,也许还有幸福,反正自由绝对少不了。他在横梁上系好了槲寄生、枸骨叶冬青和圣诞夜的彩色饰带。“怎么样?”他边爬下梯子边问。“好极了。”她走近枞树,把一支蜡烛重又竖直,问道:“如果不再有危险了,你要出发去葡萄牙吗?”“当然。”“你一去旅行,肯定又不工作了吧?”“我想不会。”她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抚弄着在枝叶间微微摇晃的一只金色的饰球。他开口说出了她正等待着的话:“真遗憾,不能带你一起走。”“我完全清楚这不是你的过错。别伤心,我周游世界的欲望愈来愈小了。这有什么用呢?”她莞尔一笑,继续说着,“我等着你,要是平安无事,等待也并不使人厌烦。”亨利忍不住想笑。这有什么用呢?问得奇怪!里斯本、波尔图、辛特拉、科英布拉,多么美丽的地名!他甚至无需说出这些地名就可感觉到喜悦的心情油然而生。他只需在心中默默自语:我将再也不呆在这儿,我要远走高飞了。远走高飞,这个词儿比最美的地名还美。“你不去打扮一下?”他问道。“我这就去。”她登上室内的楼梯上楼去了。亨利走到餐桌边,想了想,他确实饿了,可每当他承认肚子发饿想吃东西时,波尔便往往焦虑不安,甚至连面孔都变了形,他拿起一块肉放在一片面包上,咬了一口,他暗下决心,自言自语道:“从葡萄牙回来后,我一定到旅馆去住。”夜晚,回到一间无人等待着你的卧室,该是多么惬意啊!甚或在他热恋着波尔的时候,他也一心想独居一问空屋。只是在一九三九年至一九四。年期间,她每天夜里都像死了一样躺倒在他那具遭受了可怕的摧残的躯体上,既然他已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她,岂敢拒绝她什么要求?再说,宵禁也给这种结合提供了方便。“你什么时候远走高飞都可以。”她常常这样说,可当时他还不能走。他抓起一瓶酒,用开瓶塞钻钻进软木瓶塞,木塞子吱嘎作响。只要一个月时光,波尔就可能习惯那种没有他在身边的生活,她若不习惯,也活该。法兰西从此不再是一座囚笼,国界即将打开,生活再也不该是一种桎梏。整整四年,自己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关心的只是他人。这足够了,也太过分了。眼下该过问一下自己了。正因为如此,他迫切需要独居,需要自由。漫长的四年之后,一个人要重新恢复原来的模样,谈何容易啊。有成堆的东西他必须弄个一清二楚。什么东西?嗳,他目前尚不明白,可抵达那儿之后,当他独自徜徉在油香扑鼻的街巷时,他会尽量设法明确自己的处境。他心头再次激动地一跳:天空又将一片蔚蓝,窗户上又会飘忽着晾晒的衣服。他将作为一个游客,双手插在兜里,行走在人群之中,他们操的不是他的语言,他们的所忧所虑也与他毫不相干。他将纵情地去生活,去感觉生活,这样,也许会使一切变得明朗起来。P3-7  ……

编辑推荐

  本书是西蒙娜·德·波伏娃继《第二性》之后一部描写知识分子命运的辉煌巨著,作者以遒劲有力的笔触,深刻展现了二次大战后法国知识界彷徨歧路、求索奋进的众生相。这里有历经磨难而坚守生活信念的作家,有鄙视功名而始终不甘寂寞的精神分析专家,有锐意进取而终于落拓的哲学家……   作者以其敏锐的观察力和洞察力,深刻动人地描写了他们的追求与幻灭、希望与失望、沉沦与奋起,使本书成为观照那一时代知识分子心态与命运的一面镜子。

作者简介

波伏瓦以自己所处的写作、政治生活圈为蓝本,描写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知识分子追求与幻灭、希望与失望、沉沦与奋起的命运,刻画出个性鲜明的知识分子形象,有历经磨难而坚守生活信念的作家,有鄙视功名而始终不甘寂寞的精神分析学家,有锐意进取而终于落拓的活动家……
这部小说有纪实的影子,比如罗贝尔可以对应为法国著名作家、哲学家萨特,刘易斯可以对应为作者的美国情人、作家阿尔戈伦,小说开篇献词即点明小说是献给这位美国情人的。当时欧洲文化圈中的活跃分子也许都可从中有所比照。但是,作者还是运用小说写作技巧,不断变化人称,变化叙述者的口吻,变化时间、空间,将全文十二章以交缠的形式展开,既有爱情线索的延续,比如亨利与波尔从热恋到歇斯底里到相互怨恨的关系,罗贝尔与安娜持久、平静的终身伴侣关系,刘易斯与安娜一见钟情、无法厮守的爱情,又有对战争、对道德审判、对知识分子使命的反映、思考,比如樊尚对战时投敌分子的暗杀行动,亨利与罗贝尔关于是否在《希望报》上披露现实弊端的争论。

图书封面


 名士风流 I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1条)

  •     波伏瓦女士是绝无异议的光源,身上时刻散发着瓦数超强的光芒,1949年的她更以惊世之作《第二性》照亮了大半个欧洲。你可以说她是女权运动家、女性楷模,也能称她为哲学家、社会学者,再又剧作家或小说家她也一样担当得起。透过波伏瓦的作品和身前照片,你看到一名意志刚烈、铮铮铁骨的女性;听闻了她与圈内诸人混乱的私生活八卦后,你觉得她情欲旺盛、放纵自若,却也不乏低头服软的时刻;她发愿做一个完完全全的自己,但又以振聋发聩之作代言了普世女性:她是每一个女人真正意义上的梦想。这位传奇女士,私底下有个俏皮的外号“海狸”。“海狸”的英语Beaver正好与她的姓Beauvoir读音相近,终身伴侣萨特亦这样亲切地称呼她,此外号便在亲友间不胫而走。这个形象狡黠、稳健,与传统女性的温柔娴淑相去甚远,波伏瓦战斗的一生,也恰如海狸般孜孜不倦地做着聚沙成塔的构建。发表于1943年的《女宾》是她筑起的第一道砖垒,惊世骇俗的海狸将它题献给奥尔嘉——与萨特和波伏瓦一道身体实践三人行的年轻女学生。她在故事中抓住的一条线,即女主人公弗朗索瓦丝像潮汐一样起落不休的心理状态,是一个纯粹的女人和藏在她优雅气质下面的毒汁。《女宾》散发着爱恨交缠的气味,芬芳玫瑰香与刺鼻火药味的混合。作为知识份子的波伏瓦是一往无前、直抒胸臆的,《第二性》不啻为一枚投向公众的炸弹,颠覆了女性长期以来的历史形象。而私底下的海狸是怎样的呢?她常常被砖头和石块拥堵,反复陷入意志与情感的抉择中难以自拔。但即使是这样一个身陷重围的自己,也被毫不顾忌地披露示众,这正是她最为有力的写作素材,私人的海狸一跃变为公共的海狸。《女宾》如是,发表于1954年并获得当年龚古尔文学奖的《名士风流》亦如是。甚至在后半生的创作岁月中,波伏瓦干脆撰写起一部又一部的回忆录,将个人体验放大至公共领域,以词语将其浇注成型,格局为之一变。作为小说家的海狸,个人优势即在于此。读者亦能从其作品中听取时代脉搏,以及独一无二的女性之声。这些都是她真实的人生,也是她最好的作品。二战结束后,美苏冷战拉开,圈中友人在“左”与“右”的纷争中摇摆不定,1952年是萨特开始亲近共产党人、与盟友加缪彻底决裂的关键时间点。波伏瓦在此时创作的这部小说,展现了法国一代知识分子在冷战时局下的迷茫与分化、直至各自为政的过程,也有为伴侣萨特辩解、给予他有力支持的意味。小说本身阴云密布,惴惴不安的心态随处流露。但同时波伏瓦也拿它当武器使,比如她在日后的回忆录中提到的,自己能够在《名士风流》中,将苏联集中营的惨状迅速及时地揭示给公众,正是利用了“小说的优势”。《名士风流》采用双线叙事,以男作家亨利和女精神分析师安娜两种视角交错展开,眼界更开阔,情感收放更加自如,写作手法更具实验性。与《女宾》相仿的是,波伏瓦在书里照例玩了一把题献的花样,这回是将作品献给纳尔逊•阿尔格伦,她的著名的相爱而不能相守的美国情人。书中完整地叙述了两人“斯情已逝”的困境,据说此举使阿尔格伦非常不满,但海狸可不在乎这个。同样可供比拟的是,《女宾》结尾处,弗朗索瓦丝果断谋杀年轻女学生然后自杀,换到《名士风流》里,则是人近迟暮的安娜在自杀与否的边界徘徊不定,最后在亲朋蓬勃的召唤下重新投入生活,小说也就此画上句点。两部小说,同样以挑衅式的题献发端,以生死抉择作终,仿佛是波伏瓦在不同年份画下的两个相同弧度的圆环。并且,她在书中借亨利之口说:“要写一本小说,就不可能不搜集发生在周围的一些事。我展现的是今日的人,他们的情况与我们所处的境地相差无几。可这样的人有千千万万,并不特指我自己。”我们可以说,《女宾》中的弗朗索瓦丝是海狸,《名士风流》中的安娜也是海狸;而古怪刁钻的纳迪娜、精神错乱的波尔,甚至决裂又复合的亨利和罗贝尔——都可以在波伏瓦所处的知识分子圈中找到原型。那些连篇累牍的思辨交谈,那些浮想联翩的爱情呓语,一鳞一爪均是对现实生活的高度还原。所以爱好八卦的读者们,今天还埋头在她的作品中奋力挖掘呢。除此以外,留心一下《名士风流》里的叙事元素,你会不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呢?没错——又一个安娜,又一套双线叙事,又一段衰败的婚外恋情,又一次喃喃自语中的自杀危机,又一幕社会变局中上层人士的探求与反思:如此的巧合,难不成海狸她一不留神步了托翁的后尘?《名士风流》竟是一部二十世纪的《安娜•卡列尼娜》?主线可以相仿,但此安娜决非彼安娜,她最终选择活下来,因为她还有继续生存和战斗的勇气,这是女性在时代变迁中担任的全然不同的角色。波伏瓦女士要说的便是这些:“现实绝不是存在即合理。现实具有前景性,具有可能性,必须置身其中,而不是以想入非非为乐事。若人实实在在的,那就会明白一方是现实,一方是虚无。人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爱虚胜于实。”一字一匕。载《深圳晚报》11月7日 ,有删改
  •     (从注销的旧账号处搬运过来)波伏瓦女士是绝无异议的光源,身上时刻散发着瓦数超强的光芒,1949年的她更以惊世之作《第二性》照亮了大半个欧洲。你可以说她是女权运动家、女性楷模,也能称她为哲学家、社会学者,再又剧作家或小说家她也一样担当得起。透过波伏瓦的作品和身前照片,你看到一名意志刚烈、铮铮铁骨的女性;听闻了她与圈内诸人混乱的私生活八卦后,你觉得她情欲旺盛、放纵自若,却也不乏低头服软的时刻;她发愿做一个完完全全的自己,但又以振聋发聩之作代言了普世女性:她是每一个女人真正意义上的梦想。    这位传奇女士,私底下有个俏皮的外号“海狸”。“海狸”的英语Beaver正好与她的姓Beauvoir读音相近,终身伴侣萨特亦这样亲切地称呼她,此外号便在亲友间不胫而走。这个形象狡黠、稳健,与传统女性的温柔娴淑相去甚远,波伏瓦战斗的一生,也恰如海狸般孜孜不倦地做着聚沙成塔的构建。发表于1943年的《女宾》是她筑起的第一道砖垒,惊世骇俗的海狸将它题献给奥尔嘉——与萨特和波伏瓦一道身体实践三人行的年轻女学生。她在故事中抓住的一条线,即女主人公弗朗索瓦丝像潮汐一样起落不休的心理状态,是一个纯粹的女人和藏在她优雅气质下面的毒汁。《女宾》散发着爱恨交缠的气味,芬芳玫瑰香与刺鼻火药味的混合。    作为知识份子的波伏瓦是一往无前、直抒胸臆的,《第二性》不啻为一枚投向公众的炸弹,颠覆了女性长期以来的历史形象。而私底下的海狸是怎样的呢?她常常被砖头和石块拥堵,反复陷入意志与情感的抉择中难以自拔。但即使是这样一个身陷重围的自己,也被毫不顾忌地披露示众,这正是她最为有力的写作素材,私人的海狸一跃变为公共的海狸。《女宾》如是,发表于1954年并获得当年龚古尔文学奖的《名士风流》亦如是。甚至在后半生的创作岁月中,波伏瓦干脆撰写起一部又一部的回忆录,将个人体验放大至公共领域,以词语将其浇注成型,格局为之一变。作为小说家的海狸,个人优势即在于此。读者亦能从其作品中听取时代脉搏,以及独一无二的女性之声。这些都是她真实的人生,也是她最好的作品。    二战结束后,美苏冷战拉开,圈中友人在“左”与“右”的纷争中摇摆不定,1952年是萨特开始亲近共产党人、与盟友加缪彻底决裂的关键时间点。波伏瓦在此时创作的这部小说,展现了法国一代知识分子在冷战时局下的迷茫与分化、直至各自为政的过程,也有为伴侣萨特辩解、给予他有力支持的意味。小说本身阴云密布,惴惴不安的心态随处流露。但同时波伏瓦也拿它当武器使,比如她在日后的回忆录中提到的,自己能够在《名士风流》中,将苏联集中营的惨状迅速及时地揭示给公众,正是利用了“小说的优势”。    《名士风流》采用双线叙事,以男作家亨利和女精神分析师安娜两种视角交错展开,眼界更开阔,情感收放更加自如,写作手法更具实验性。与《女宾》相仿的是,波伏瓦在书里照例玩了一把题献的花样,这回是将作品献给纳尔逊•阿尔格伦,她的著名的相爱而不能相守的美国情人。书中完整地叙述了两人“斯情已逝”的困境,据说此举使阿尔格伦非常不满,但海狸可不在乎这个。同样可供比拟的是,《女宾》结尾处,弗朗索瓦丝果断谋杀年轻女学生然后自杀,换到《名士风流》里,则是人近迟暮的安娜在自杀与否的边界徘徊不定,最后在亲朋蓬勃的召唤下重新投入生活,小说也就此画上句点。两部小说,同样以挑衅式的题献发端,以生死抉择作终,仿佛是波伏瓦在不同年份画下的两个相同弧度的圆环。    并且,她在书中借亨利之口说:“要写一本小说,就不可能不搜集发生在周围的一些事。我展现的是今日的人,他们的情况与我们所处的境地相差无几。可这样的人有千千万万,并不特指我自己。”我们可以说,《女宾》中的弗朗索瓦丝是海狸,《名士风流》中的安娜也是海狸;而古怪刁钻的纳迪娜、精神错乱的波尔,甚至决裂又复合的亨利和罗贝尔——都可以在波伏瓦所处的知识分子圈中找到原型。那些连篇累牍的思辨交谈,那些浮想联翩的爱情呓语,一鳞一爪均是对现实生活的高度还原。所以爱好八卦的读者们,今天还埋头在她的作品中奋力挖掘呢。    除此以外,留心一下《名士风流》里的叙事元素,你会不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呢?没错——又一个安娜,又一套双线叙事,又一段衰败的婚外恋情,又一次喃喃自语中的自杀危机,又一幕社会变局中上层人士的探求与反思:如此的巧合,难不成海狸她一不留神步了托翁的后尘?《名士风流》竟是一部二十世纪的《安娜•卡列尼娜》?主线可以相仿,但此安娜决非彼安娜,她最终选择活下来,因为她还有继续生存和战斗的勇气,这是女性在时代变迁中担任的全然不同的角色。波伏瓦女士要说的便是这些:“现实绝不是存在即合理。现实具有前景性,具有可能性,必须置身其中,而不是以想入非非为乐事。若人实实在在的,那就会明白一方是现实,一方是虚无。人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爱虚胜于实。”一字一匕。
  •     《名士风流》是我看过的波伏娃的第一本书。之前只看过她的传记,知道她是萨特的精神伴侣,知道她是女权主义先驱,知道她的强势使她的妹妹终生在她的阴影下挣扎。这套书是2010年在上海书展上买的,因为之前在市面上很难见到她的书,即使是中译版都比较老且买不到,图书馆只有外文版的,所以在书展上毫不犹豫地买下,重重的不觉累。放在书架上很久,总没能拿起来读,望着这上下两册的大部头生畏。直到最近,才有时间有心情仔仔细细地读了下来。让我意外的是,尽管读她的书,头脑免不了要跟着转动,却不那么困难,而且在读之前,也挑剔的放下了光环式的先入为主的观念。不得不承认她的文笔流畅思路清晰,即使是长时间的辩论也能逻辑分明,让我佩服有余。现在静下心来写个小结,来理一理自己的思路。尽管我还不至于看完一部书就成为死忠粉丝那样狂热,,不过,大言不惭的说,我真的很想成为她这样的人,一个聪慧随性细致又意志强大的人。故事发生在二战后的法国知识分子阶层,很写实地反映了当时的知识分子,尤其是波伏娃及萨特本人及周围朋友同事在当时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这是一群很特殊的群体,尤其在当时的环境下,尽管在他们本人看来做了很多无用功,不过历史的进程却需要这些无用功来铺垫。战后的法国物资匮乏,然而比这更严峻的是精神上重创。有的人在怀念战前的好时光试图想回到过去,有的人不惮于此大踏步向前开拓,有的人急于摆正立场为之奋斗,有的人即使想保持中立却无奈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难以自保;他们为政治斗争乐此不疲,尤其身为革命者,领导者及媒体人,精神领袖的责任感迫使他们废寝忘食笔耕不辍,更重要的是保持思想上的高度前瞻性、正确性以及独立性。他们视揭露事情真相为己任,高度的正义感让他们操纵笔杆这把利器毫不畏惧;他们也会为党派斗争而烦心恼怒,为徒劳无获而沮丧。整本书并未作出任何是非判断,而是重叠式的呈现。让我惊异的是她如何能让不同的人针对同一个问题展开深度的讨论,即使她亲自经历过也要一字不落地记录整个争论过程,然而很明显,身为女医生、精神分析专家的女主人公安娜(映射波伏娃本人)做了一次十足的精神分析。个人对自己的判断与他人对自己的判断,自己对别人的判断与无立场客观的判断等等,说白了就是各种眼中体的集合。所以,整个争论无所谓对错,只有立场,政治亦如此,无所谓是非,只有势力。政治斗争中的笔战在现在看来是多么无聊,可在当时各种势力势均力敌时,能够赢得多数人的拥护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他们不满足于自己的所思所得,还要影响普通民众成为有思想的人。或许根本就没有那么纯粹的高尚,他们的目的是影响民众成为自己派系的拥护者。此外,不得不说无论他们怎么折腾,也从未收到来自政府官方的干涉,这对革命者来说是很难得的政治土壤。与现实生活无异,安娜在生活中扮演了多重身份。首先是一位母亲,在叛逆任性的女儿面前永远是“受迫害者”,女儿的观念与她格格不入,她从未试图让女儿理解她或是接受她的生活方式,然而那骨子里的傲慢和敏感却是一脉相承的。作为妻子的安娜,显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贤妻。在爱情到来时,她也会丧失理智,也会犯那个王尔德笔下的女人最不应该犯的错误,即是在幸福到来时,便期望这一刻成为永恒。这是很煞风景的。尽管安娜早已过了那个看到帅哥会脸红的年纪,她却实实在在地谈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异地婚外恋。最终让她放弃的不是责任感,而是安全感。对未来一成不变的预知尽管让人容易腻歪,却最安全不过。就好像在大风天停放自行车一样,与其担心会被挂到,莫不如直接放倒。安娜曾经期待过完美的恋情,如同所有陷入爱情的女人一样,不分年纪大小,最终不欢而散。谁让她这么贪婪,有了一位精神伴侣后又想要完美情人!可是这有错么?作为女医生、名人的妻子以及知识分子的安娜,则是享尽了身份带来的尊重。尤其在生意人面前,她衣着朴素却不乏强大的气场让人敬而远之。在悲天悯人的心境下,一切奢侈品对她来说都是受之有愧。当然,除了爱情。有人说,此“安娜”是现世的彼“安娜”,指托尔斯泰笔下的那个安娜。我觉得还是有所差别,看那个安娜卡列宁娜给我的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安娜就像两块岩石中的碎石,一块是身份地位和外界的评论,一块是内心的渴望,她被夹在其中进退两难。所以当她选择撇掉其中一块石头即不要身份地位不理会别人的议论时,她这块碎石也瞬间随着重力跌入谷底。然而这个安娜最终还是战胜了消极的情绪选择活下来。因为活下来才有机会见证,才有机会做出改变。亨利这个角色可以说让人又爱又恨。我觉得一个文人自居的人参与政治注定是不合适的(参见李白、苏轼等)。玩政治的人最根本的一点要识时务,他太感情用事了。开始时我特别理解他,就像安娜能够理解他一样,他追求的一种旅游式逃避,一种脱胎换骨的转变让人向往,但自从踏上政治这条贼船以后似乎水土不服,一步错步步错。他有能够创作出优秀作品的才能,能够笔锋犀利揭露社会现状的胆量,却无法改变哪怕是一丁点的事实。这让我又想起了鲁迅的《呐喊序言》,他就如同那个通知别人着火的人,却无法灭火。他试图通过政治来辟出一条血路,以表明自己独立优越的立场。然而在当时的情况下保持完全独立是不可能的,非红即黑。就像方寒大战一样,只要说方舟子错的,即使没有表露出任何偏向性也被认为是韩寒的粉丝。因此只能选择沉默。我试图用这个思路去理解方寒大战这件事,很多人没有站出来表态,恐怕也是基于这种态势的考虑。波尔这个角色是安娜的另一个极端,一个离开男人就无法独立自主的“贱女人”。恕我不能理解这样的人,也不觉得她有多可怜。无法做到独立的女人就如同一个玩偶,当青春散尽就陷入被淘汰的危机中。我只是想说,人,还得自救。最后,我感受最深的就是整个故事都笼罩在一种浓厚的“不确定气氛”中,可不像“做时代的弄潮儿”这种话说来那么轻巧,正因为他们走在普通的民众前面,才会最先感受这种不确定性。就像先行闪电会辟出一条阻力最小的路径,后续的闪电才会沿着这条路径,弯弯曲曲地,继续闪下去。或许既然选择做一名知识分子,最大的挑战不是敌对势力的讨伐,不是外界的舆论,而是在一种“不确定”的环境中坚持自己的路线,哪怕是停滞不前也是一种选择。就像寂静岭的表世界,笼罩在迷雾中前行,肯定会走很多瞎路。然而倘若有所畏惧,就谈不上进步。PS:本书译名多少让人觉得有点“时代味”,现在读起来,仍觉得有些滑稽。

精彩短评 (总计50条)

  •     。
  •     虽然写论文的时候一直后悔挑了这本书,但现在看来收获还是很大的。满分拍上
  •     这些人确实挺差劲的
  •     女人啊女人
  •     继续波伏娃
  •     我恐惧成为波尔,但安娜也好不了多少,这份怯懦与自我的强弱无关。
  •     我就是一直想当波伏娃这种人来者
  •     刚看完小说的第一个上午,什么事情告诉我,不能去上课,还有事要做,于是除了补觉之外,剩下的时间都贡献给了解这本书背后的故事了。与《女宾》相比,《名士风流》的翻译要流畅太多,中规中矩也许就只这种被强制的翻译的最佳状态了。
  •     這裡的知識份子可以安心生活,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絕對無能為力。
  •     圈子题材加一星
  •     是否共产主义(或一切其他政治)都要求非黑即白?顺说加缪真惨= =
  •     拷问人生
  •     知识分子之书。文学理想与政治现实,情感激荡和理性光芒。
  •     丝毫没有法国存在主义的吊儿郎当啊!!!太强大了!!!
  •     看过的第二本彼伏娃,至今为止波伏娃给我一种自大、狂妄并且毫无幽默感的形象,这本书完全是逼着自己读完的,故事的无聊程度让我怀疑如果不是共产主义的伟大信念支撑着她,连她自己也无法完成此书。
  •     波伏娃的角色有毒
  •     始终在意的都是感情戏啦,,,波尔对亨利,,,安娜与刘易斯。。。有写读后感的冲动。。。恩恩
  •     交错从两个视角,第三人称亨利的和第一人称安娜的进行叙述。两个线索,一是以战后罗贝尔和亨利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的社会活动为对象,他们的政治立场,对战后法国国际政治地位变化的敏感,对美苏政治意识形态的判断,特别通过对是否揭露苏联集中劳改营内幕一事的思虑,表现了波伏娃和萨特(可以这么说)当时对未来世界局势在思想上的自觉介入意识(小说发表于1954)。二是女性在两性关系中的地位,对亨利竭力想摆脱波尔的复杂心理,描绘极为准确(这部分的处理最让我欣赏),波伏瓦似乎想祛除“爱”的神圣罩幕,还爱情以平常之本真面目(长久以来,人们是多么依赖道德判断的习惯,可这是种自我循环不断往复不会有结果的论证方式)。
  •     难看的要死,一堆烂人也叫名士
  •     波伏娃的小说还真不是我的菜。
  •     很女性的书;对生活细节很敏感。二战后法国知识界整体崩溃。多数人都开始怀疑艺术和文学的价值。波伏娃写了她对自己的写作,对萨特的工作,对女儿、朋友、社交圈、政党、民族未来的一系列看法。很真诚。善良。很高兴知道,原来这些问题都无法解决。
  •     从一方面来说,中国的知识分子有一切理由向往法国;从另一方面来讲,无论在哪个国家,知识分子都一样是虚弱的。
  •     这种在作品里美化萨特,“丑化”加缪的写法到底是写作需要还是私人报复。。。。
  •     虽然是战后两大阵营的归属问题、左右倾分歧争论历来是本书最大特色,但更感动我的,是女人在爱情中的迷失和拨云见雾。
  •     有点拖沓
  •     虽然才看了不到1/3,但是觉得内容很纪实很精彩。。
  •     看的触目惊心...
  •     一开始不喜欢,后来很喜欢。也许大一时候看到这本书英语prez会有深度些。萨特和波伏瓦的爱情故事远不是我那时想的一样,波也绝非仅仅是一个坚毅的“大女人”,面对爱情的时候她依然是个平庸而多疑,说着给自由却放不下手的小女人。就像有些读者说的,波尔和安娜是波之两面,无论是哪一个在面对被爱情抛弃的时候都充满了不甘,丝毫不似我们印象中女权主义者的淡然。或许爱情就是这个样子的,能体面分开的怕还是因为爱得不够深沉。
  •     眼前映出一架将我带走的飞机,一座巨大的城市。生活的万般可能。
  •     看完女宾看名士风流
  •     犀利与坚韧。但是好无聊的一群人。
  •     总是在这种时候…
  •     咦 那个写第二性的波伏娃 1=v=
  •     花了一个月读完了英文版,背景是二战刚结束的法国,第一部主要是讲亨利和罗贝尔看待时局和自身使命,一章一个主人公视角像SKINS哈哈,第二部是说感情我也就没看,这本书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说,个人更倾向于作者的自传
  •     看得有些混乱,但感觉不错,会抽时间重新读一遍
  •     波伏娃的小说,观念先行,不够动人
  •     虽说她跟萨特是伴侣,但两者的思想世界可以说是完全独立,看起来似乎毫无关联。 另外,好久没有碰上这样一本让我欲罢不能的书了。
  •     波伏瓦写小说怎么那么boring(第一次发现一个人学术书籍能写的比小说有趣
  •     我真的不是波伏娃派系。。
  •     从春节假期直到这个周末才完成这个大部头,虎头蛇尾,结尾的每个人都让人失望,还是最爱那本一气呵成的《人总是要死的》
  •     政治的理想主义太多。
  •     因为每天都在睡前读上50来页左右,所以拖到现在才读完。其实每天都很想一直往下看,想看里面每个人物的发展,看最后战后的知识份子应何去何从。不得不说书中的每个人物都抓住了我的心,都那么丰满而真实,似乎都是我身边的朋友,我看见他们的痛苦,挣扎,每个人物都有缺憾,都有恶的地方,这正是最精彩的部分。而除了人物,贯穿全书的是作者一直想探索的知识分子的未来,不仅谈的是战后,而是究竟做一个怎样的知识分子才对得起这一称呼。沾了政治的知识分子可笑,不沾政治的知识分子可悲,一对不起自己,二对不起社会。虽然作者最终没给出个最佳答案,但在文中作者的观念却早已流露,知识分子的职责是用正确的思想引导社会与大众,而政治则是一种方式,只顾自我,没有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是遭作者鄙视的。我虽不能完全认同,但为社会做贡献确是种职责
  •     这本快看完了,俺很是享受每个读着她睡去的夜晚,木哈哈 // 她是俺的偶像的伴侣,在她的笔下,能找到他们俩个人之间真实的隐约的影纸
  •     Les femmes français assez féministe.
  •     了解了战后法国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
  •     未通读,另一种人际模式。
  •     糟糕的“政治小说”
  •     也许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波伏娃,也许并不是每个人都欣赏女权主义,但是不可否认女性应该有自己的声音。
  •     说实话,看得我头好晕……
  •     非如此,才称得上名士,才能谈论风流。
 

外国儿童文学,篆刻,百科,生物科学,科普,初中通用,育儿亲子,美容护肤PDF图书下载,。 零度图书网 

零度图书网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