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长夜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情感 > 漫漫长夜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09
ISBN:9787802287617
作者:(美)罗伯特·詹姆斯·沃勒
页数:177页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好吧,我的侄儿,且听我说并记住我的话:在高原荒漠上,时间就像一个老奸巨猾的骑手,一个传奇中的匪徒,他会偷走你在阳光下的日子,偷走你的女人,并在霭霭暮色中登上火车,向你投下一个微笑。  帕布罗记住了叔叔这番话,并用自己整整五十一年的岁月,对此信守不移,体验着其中的真谛。因此,他才在沉沉夜色中,沿着桂帕山的山脊疾行而下。此处离边境有一百多公里,他一路踩着松滑的石块踉跄而行,一边攥着翠绿矮松摇摆的枝条保持平衡,开始朝着斯莱特溪谷的方向下山,到了那儿,他的身影将不再如在山脊上被钉在天幕上般一览无遗。胶皮和草绳草草扎就的凉鞋里,那双褐色大脚正一如既往地领着他穿过这片干燥的土地,向北进发——这双脚坚定不移地曳步而行,仿佛走这漫漫长途不过是要尽到脚的天职罢了。  凉鞋上面是一条泥泞松垂的灰色长裤,已被沿途的荆棘撕扯得破烂不堪。裤子上头的衬衫早先可能是灰绿色的,现在则早已颜色褪尽,衬衫背面印着“穆斯林巷,流放地,得克萨斯州”的字样。昨天,当帕布罗攀爬到圣克拉拉山峰附近时,一架直升飞机发现了他,紧接着,山下就传来了野马四驱车震耳的轰鸣声,还能隐约听到身下峡谷里边境巡警追踪他的无线电通话声。整个白天他都东躲西藏,现在是时候夺回损失的时间了。  他步履匆匆,这也理所当然,因为差不多就要到达此次行程的终点了。他含着块鹅卵石,一边不住地用舌头搅着它,好咂出嘴里最后一丁点水分。他体重一百四十磅,背包就几乎占了体重的三分之一,而那些漫漫长路和背包里的负重则使它背起来更重了几分。他调整好背包带,从一片凸出地表的石灰岩上滑下来,朝着溪谷走去,蜿蜒的溪流会把他带到一处安静而美好的水源,晚间的信号灯正在那儿摇曳。  他希望那儿只点着两盏灯,因为无论多一盏还是少一盏都意味着他在到达那所房子和完成工作之前,将不得不在黑暗中傻等。那个女人有时会有访客,所以不想让他在这种时候出现。这种不期而至不到两周前就有过一次,他没打招呼就匆匆跑来了。当时,他对她怒不可遏,并口不择言地恶语相向了一番。但她只是摆了摆手,在他面前放好玉米粉薄烙饼和水,他的一腔怒火便烟消云散了。  在帕布罗下方一百五十米、东面半公里处躺着一条响尾蛇。这是一条西部菱背响尾蛇,它蛰伏在自己的领地上,俨然实至名归的一方之主。还有一个月,它就二十高龄了;它身躯庞然,长达二米多。它成日躺在一棵牡豆树下,只有当放牧的牛群经过时才会睁两次眼瞧瞧。现在,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一轮明月正由亏转盈,苍白的月光倾泻在北峰上,空气已变得足够凉爽,正是夜猎的好时机。  尽管空着肚子,响尾蛇仍重达十六磅,它缓缓地伸展着自己盘成一堆、平坦舒缓的身体,紧贴着泥土,把横卧的躯体转成向前的姿态,开始穿过沙漠朝着一所牧场的房子游去。它沿着这条路线游过低矮的牧草,穿过仙人掌的矮丛,在一条小路的松散尘土中蜿蜒,蜿蜒。在路的另一边,牧场房舍后约十五米处,有一个水槽正朝外慢慢漏水,逐渐形成了一个可以让它饮水的水坑。  差不多快要穿过小道的时候,响尾蛇感觉到了地面的颤动,它警觉地停了下来,双目透出无情的冷光,一如既往:黑漆漆的、直勾勾的、一眨不眨。它的信子不停地闪动,把空气中的微粒传送到上颚的犁鼻器中,然后进入大脑:这就是蛇的嗅觉。它昂起头,部分身体也随之仰起,差不多蜷成了一团惹人注目的蛇圈,凝然不动。然而颤动逐渐消退了,两分钟后它松弛下来,继续朝水坑爬去,终于爬过了数分钟前刚刚留下的靴印。  像一支手摇留声机里飘出的老歌,高原荒漠悠然入夜。在桂帕山的夜影中,一条菱背响尾蛇正在饮水,一只夜莺正在鸣唱。没几秒钟,一头野狼开始嗥叫,不一会儿,同类的应答声、合鸣声交融到了一处,一时间,究竟是谁在嗥叫,已难以分辨。帕布罗自西边沿着斯莱特溪谷的河床走来,在他沉重的喘息声中,凉鞋下石块的嘎吱作响几乎难以听见了。爬下山脊时,他已经注意到了右下方远处牧场房舍里的灯光。这灯光并不陌生,因为在他向北边流亡时就曾见过,对此他从不介意,因为他确信,住在那里的老头儿对夜幕下发生的一切都懵然无知。  离主宅西北方向半公里处另有一处建筑,它更小巧些,由泥砖筑成,四周环绕着毛枝香柏,这样一来从远处根本看不清在西边的窗口处亮着几盏灯。帕布罗会继续沿着干涸的小河道一直走到那块他用过的大岩石处,他会站在上头,把目光投过溪谷的边缘,细数窗边的灯火。求你了——他的祷告飘向苍穹深处的圣母玛丽亚——让那儿只有两盏灯。然后他就可以扔下背包、开怀痛饮了,还可以在再次向南回到自己位于圣赫勒拿的家乡和家人处之前休息几个小时。如果运气好的话,他还可以搭上边境巡警的车,被送到卡斯托伦附近的交叉路口,那样第二天傍晚就能到家了。他们当然会讯问他,但他会说他只是到北部来找工作的,而其他方面则完全查无实证。虽然帕布罗从未真正那样想过,但用美国纳税人的钱作一次归家之旅无疑是令人愉快的。对他而言,英美佬宽松的法律条文和无知的慷慨大方让事情变得更为简单。  再一次,夜莺在鸣唱。再一次,野狼在嗥叫。菱背响尾蛇也几乎饮完了水,它再次感觉到了异动,把头从水坑中昂起,静静地将这一姿势保持了五秒钟,然后慢慢往回爬向它能找到的任何掩体。有什么东西来到了水槽的另一侧,正在发出声响。由于没有与听觉相关的生理器官,蛇只觉察到了那些声响中的一部分,就是引起地层最微小颤动的那些声响,比如人类的脚步。这样一来,西部菱背响尾蛇永远都无法确定其周围的环境,而只能以一种原始的方式,对自己的感应器所能接收到的小片现实作出反应。对于菱背响尾蛇,以及生活中至关重要的大多数事物而言,当对生存无关紧要的因素都被剥离了之后,生存就简化成了食物、危险和物种繁衍。  那些声响先是旧靴子踩在沙地上所造成的柔和影响,然后是蛇无法听到的、从水槽表面拂去尘屑的沙沙声。一个男人从捧成杯状的双手中咕嘟嘟地喝水,月光随着水面波动的涟漪荡漾开来。  印第安人喝完了水,用破旧的丹宁布衬衫袖管擦了擦嘴,向十五米开外的牧场房舍窗户瞥了一眼。厨房里透出的光亮仅在黑暗里溢出了很短的距离,透过部分覆盖着金银花藤的窗户,他能看见一个老人坐在桌边,正把玩着牌。  这位印第安人久处沙漠,对其韵律与最细微的变动都敏感异常。此时,他觉察到有什么东西靠近了,于是停下了用衬衫袖管擦嘴的动作。他转动着眼睛,没什么东西,又朝水槽另一边看去,保持了这个姿势达一分钟之久。然后他微笑着把右上臂放在胸口,手掌朝下,再以一种轻挥的姿态把手移开。这个动作属于一种古老的、不为人所知的语言,一百五十年前他的祖先曾用过这一手势,那时人们漫步在卡曼奇瑞亚时他们曾经这样做过。很久以前,人们曾在自由与荣耀中生活着,而卡曼奇这个名字则曾是令人畏惧与冷酷无情的同义词。  他放松下来,不再理会水槽那边的状况。分开沙漠红柳的枝条,他走上了一条偏斜的小道——离开了那条蛇,朝着南方十公里处的戴尔布罗峡谷走去。他向上望去,差点就看见了映在月影下的一个侧影,那个人正沿着山脊下行,朝着凹凸不平、被称作斯莱特溪谷的狭长地缝走去。  印第安人正犹豫地寻思着自己是否应该绕回那所亮着灯的小泥砖屋。在他离开后,那个名叫索妮娅的女人正在一边哼着小曲梳理自己的黑发,一边注视着自己在浴室镜子里的样子。她的嘴里仪存留着一丝辛辣的味道,由于同印第安人一起喝了些莎脱酒,她觉得稍微有点头晕。镜子是便宜货,让人的影像看起来有些变形。她觉得要是她要求的话,牧场主也许会给她买面新的,然而这偏差使得镜子里反映出来的影像都变得很窄,这就让她感觉自己比实际的五十四岁更年轻,比实际的身材更苗条。出于这个原因,她什么都没说,依然保留着这面镜子。  印第安人知道事情一成不变的道理,不管你多渴望会有一些不同的元素,该怎样还是怎样。在这个无情的世界里,人们只顾得上自己必须要顾着的东西,这些行为通过吃饭、喝水以及相互交往来完成。当他不和那女人在一块儿时,她的所作所为就与他无关了。于是他就这么思索着,拿着她给他的一塑料包食物,在夜里向自己在戴尔布罗峡谷的棚子走去,那棚子是由木头和帆布搭起来的。其间他停下来两次,抬头看看月亮,感谢它领他回家。  很难说菱背响尾蛇是否理解月亮的意义,是否也会带着一种感激之情来仰望着它。也许如此,也许不是。但这条蛇确实看起来像在仰望苍穹,然后它慢慢爬向自己敏锐的嗅觉所指引的地方——可能是一处兔子的巢穴,那里也许有足够的食物再让它维持几个星期。它游过黄色樱草花时,一时间使那些花茎纷纷折腰。  在斯莱特溪谷东边一点儿的地方,有两盏灯正在窗前跳跃着。一个背包被人从溪谷里轻轻扔了出来,它躺在地上,里面装着在美国大街上价值超过四千五百美元的东西。帕布罗紧随其后,一只手抓住了一条树根,另一只手扒住了泥土,把自己从溪谷中拉了出来,攀上了地面。  他掸了掸衣服上的河谷灰尘,调整了一下呼吸,环顾四周。什么也没有。高原沙漠寂寥无边,唯一的声响就是远处一只母兔子的尖叫,但距离太远了,帕布罗根本听不见。  温切尔·迪亚正坐在牧场主房的厨房里,他听到了这尖叫声。他以前也听过这样的叫声,所以既不惊讶也不警觉。在这沙漠中,大自然是冷酷无情的:黑夜里的尖叫,一两个月后森森白骨就任人践踏。矮草丛中的死亡而已。  桌子底下,一只狗昂起了头,她的年纪以狗龄计算已比温切尔还大。她的头僵着,喉咙里低低咆哮。这只狗是牧场建起来的时候就跟来的,曾经一度她会跳起来推开纱门,她把这方寸之地视为自己的属地,在这片领域中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她都要冲出去一探究竟。然而现在,由于关节炎的折磨以及十四年来始终保持警觉的困倦,她只是把头搁在爪子上又继续睡去了。  温切尔说道:“没事儿,宝贝儿。随它去吧。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一只野兔,就这么回事儿。”  他挺直了肩膀,洗着牌,一边瞥向外面的夜色,那里有什么东西正离他越来越近。他可能已经知道了,或者已有了一种感觉,因为老赌徒们饱经沧桑,历经风霜,有这种智慧,能够在邪恶到达之前先行嗅出它的味道。  也许这就是他为什么把手伸向了悬挂在左臂下皮套里的点三八自动式柯特枪,并触及了它的原因。也许这就是他为什么穿上了上好的灰衣服和定制的靴子,为什么先前又确保车库里那辆开了十年的凯迪拉克加好了油的原因。白天已经过去了,夜色依然弥漫,而这里总有些什么让人感觉不对劲。温切尔·迪亚时刻准备着,这种戒备出于某些模糊的理由——和他意识底层最微弱的颤动相关。  有个歪念头溜进了他的脑海,偶尔它就会这么溜进来,要是杰瑞尔没有脱掉衣服在柯特挪威的赌桌上裸舞,他就不会有足够的理由把她一屁股踢到牧场大道上,踢回拉斯维加斯或随便什么地方。除此之外,她可能依然在这儿陪着他,他就不会如此孤独了。她也不会寄给他那些恶心的、向他要钱的信,也不会在深夜给他打又臭又长的电话,电话里充满了模糊的威胁,告诉他如果他不寄来那个她所说的分居赡养费的玩意儿,她将会如何如何。温切尔·迪亚不知道什么是分居赡养费,得克萨斯州的法律条文里也没有这个词。  他洗着牌,看着外面的茫茫夜色,开始略带紧张、断断续续地哼起一首歌,这歌是一个维加斯音乐家为他而写的:  坐在桌边,穿着我最好的衣服,  蓝色背带拉扯着我的肩膀

内容概要

罗伯特·詹姆斯·沃勒,作家、摄影家、音乐家,他还是北爱荷华大学的管理教授。现居得克萨斯州的丘陵地区,在那儿孜孜不倦地钻研经济、数学、摄影和音乐。在傍晚,他会拿着钓鱼杆在丘陵田野的溪水中涉水而行。
1992年,沃勒以《廊桥遗梦》一举成名,此书仅在美国即销售600多万册,在全世界畅销1200多万册。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是《纽约时报》的畅销书,他的作品已在37个国家出版。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总是能够拨动人们的心弦。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

编辑推荐

  超级畅销书《廊桥遗梦》作者罗伯特·吉姆斯·沃勒的最新力作!《廊桥遗梦》的故事曾经感动全世界数以亿计的读者观众,由此改编的同名大片被评为当年最具影响力的十部影片之一,在国内亦引起一阵“廊桥热”。《漫漫长夜》震撼登场,将再次拨动你的心弦。

作者简介

《漫漫长夜》为沃勒最新力作,在国外一经出版后立即引起读者轰动,国外书评甚至认为它比《廊桥遗梦》更加撼动人心,耐人回味。作者用自己真挚的感情去描写在德克萨斯州的乡愁,这样的情思始终贯穿作品的始终。书中刻画了主人公温切尔,他是一个老赌徒、扑克牌玩家,人物的形象丰满、立体,有其正的一面,亦有其邪的一方。

图书封面


 漫漫长夜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3条)

  •     温切尔﹒迪亚的漫漫长夜要开始了。本书看似写了温切尔的一整个人生,但实际上主线只是一个夜晚发生的事。故事从几个不同的主角展开。老温切尔:一位牌手。司机和马蒂:花钱雇来的杀手。彼得:一位离群索居的印第安人。索妮娅:饱经沧桑的妇人。帕布罗:一个边境走私犯。当然,偶尔还有一条在沙漠里觅食的响尾蛇。这些看似故事独立发展,毫无联系的人物,在漫漫长夜将尽的时候,却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将故事做了一个完美的结束。实在让我惊讶的是司机竟然是索妮娅的儿子,或许命运就一直如此生物捉弄人,总在不经意间给你一个措手不及的悲惨结局。温切尔年轻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他会成为一位出色的牌手,或者说出老千的混混,然而师傅的死让他更加坚定了这条道路。手枪和纸牌。一个男人必备的两样东西。纸牌给你带来生计,手枪保住你的生命,缺一不可。我们所有这些梦想家都知道这并不是一场输赢,而是一场游戏我们都始终没变渐渐褪色的只是那些梦想感谢褪色的梦想,让我们被现实磨平的棱角,又出现了一点打磨的痕迹。
  •     黑夜总是蕴藏着巨大的能量,足以摧毁一切,足以满足一切比如,温切尔、索尼娅、彼得,比如,司机、马蒂比如,我,沉醉在夜色的迷离和暧昧我孤独而彷徨的寻找无际的黑色。
  •     《漫漫长夜》(The Long Night of Winchell Dell)是美国作家Robert James Waller的新作,他的《廊桥遗梦》无论小说还是电影都无法引起我的兴趣,并非对作者与演员不敬,只是实在无法喜欢那个有些造作的情节。Waller这次的风格与叙事手法上都让人想起安妮-普露笔下荒凉的俄亥俄州风光与人性,还有村上春树《天黑以后》复杂的心理刻画。他通过大量场景的铺垫、描绘在读者脑海里形成带有声响、音乐、光线变换、甚至表情的立体影像,给了读者更为细致的感触和想象力。      一个缅怀逝去爱情与时光的职业赌徒,一个步履匆匆浪迹天涯的逃犯,一个早已被世界抛弃寄居荒野的老人,还有一个有着不堪过往的女人,两个运送武器的悍匪……天黑以后,这些看似没有关联的人沿着暗夜里看不清方向的轨迹缓慢运行,每个人都怀着不同的心事和目的地,但却没有人知道下一站将会停靠在何处,或者遇上什么样的人、命运之轮将会被如何转动。       他们的情感有忏悔、有无奈、有怒火、有疲惫,在漫漫长夜中所有这些负能量都在迅速膨胀,同时我们也随着Waller细腻的笔触漫漫释放着自己心理的阴暗面,但这并不是被妖魔化的蜕变,仅仅是一种平静的宣泄,通过文字让它们跃然纸上,而不是在现实中爆发。两个悍匪的情节显得有些突兀,似乎难与前面的伏线交汇,直到最后一刻,所有的矛盾瞬间引爆,所有的答案揭晓,只是过于晦涩的前因后果导致故事的铺排缺少一种风雨欲来的压抑感,弑母更让人诧异多于震撼。在这群没有救赎的人当中,故事的结局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终结,只是他们人生的一瞬;他们费尽苦心,历尽磨难,各自向着以为的梦想乌托邦进发,为此可以不择手段,但最后得到的,可能只是漫长的黑暗。       白日将尽,黑夜降临,夜色下形形色色的故事开始上演,只是这样的黑夜与我,过于平淡了。

精彩短评 (总计27条)

  •     沃勒的每一本书都不会让我失望,每个夜晚都害怕读完。他的书可以让我完全安静下来。推荐
  •     像冰血暴一样细碎,但是不能很好吸引我有耐心得读下去,虽然我终于凭着有始有终的好习惯读完了。
  •     喜欢此书的作者,享受他的文字。
  •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     是罗伯特-沃勒写的又一部好书
  •     情节设定做作,枯燥无味。
  •     会让你感觉好
  •     说实话,本人觉得这本小说距离廊桥遗梦有很大的距离···
  •     也许真的是我没看懂……
  •     因为作者才买的,令人大失所望。
  •     实在提不起兴趣
  •     有空读完在说吧
  •     开始我以为这是一本忧伤的爱情小说,读了几页后发现不是;前四十页让我乏味而厌倦,但我耐着性子读下去;随后的几十页赌徒的人生、黑夜里的罪行、滑稽二人组让我渐渐发生了兴趣,但也更摸不清故事的走向;直到看到最后我才发现这只是一个夜里发生的故事,浓缩了这里一个老人五十多年的人生,附带着不同人的颠沛流离,加上最原始的土著(动物和植物)的生存,组合成了这片广阔土地的深沉的传奇。
  •     《此夜绵绵》是阿婆少有的以爱情为主的推理,借用它来为本书作评,自然有赞赏之意。主要还是包装和排版均无可挑剔,如果你喜欢《廊桥遗梦》的笔触加悬疑情节,本书绝对值得收藏它很难读懂,更难读透,深度,沃勒的书都有一种零度空间般的无所适从的深度。它是不经意间流露在字钩笔尖的,但却要读者颇费思量,不知有些含义朦胧的内文到底怎样简单地说,本书不是爱情小说,这一点和《廊桥遗梦》甚为不同。本书给你的不是感动,而是好奇,这种好奇在《廊》中也有,不管是不是推理小说,吸引读者总是第一要务。悬念、叙述方式、情感渲泻口和一些意义不明的行为,这就是抓住眼球的基本要素,本书都有,但并不是花哨的,它们很严肃;如果你有过人的想象力,它们又会变得很悠长丰富“我第一次遇见林内特,怎么说呢?就像早晨的太阳盖过了月亮一样。认识了她,杰基就不存在了。”这是薄情寡义的赛蒙·道尔对两个倾心于他的女人所作出的评价(尽管口是心非)。这也是我对R·J·沃勒相对于其他同类作者作出的评价(货真价实)我始终不能忘怀他的中年爱情代表作,那朴素的开篇和间或出现的神来之笔;从本书中寻找爱情是注定要失望的,但朴素的文风和神来之笔的点睛都保持了下来。清静,罗伯特·金凯曾经闻到过清静的气味,而这个词,足以形容沃勒的写作风格:清爽安静,却暗潮汹涌若你有足够的时间来回味一本书,甚至一个人和他的整体风格,本书不可错过。它不是爱情,不是推理,不是罪恶,都有一点,又都不多——奇怪的是,尽管如此,竟能打动我
  •     之前看了伊恩的《星期六》,紧接着又看了这本比星期六还要短,只讲述了短短一个晚上的故事。故事很压抑,人物很孤独。人生如牌局,输赢只在一线之间。不过作者想要通过故事表达的主题,却太过于含蓄,以至于有点摸不透到底中心思想是什么。
  •     暗夜的沙砾里 埋葬某种质线的温柔
  •     叙述哲学化抹杀了情节的张力
  •     没什么意思。
  •     看了又看,没有看懂,不明白那两个人为什么要去找索利亚,然后为什么温切尔要杀死他们0000000好多都不懂,打算再看一次
  •     众口难调啊
  •     讲的是主要是温切尔的生活,还有运送毒品的司机狙击手,一个渴望有自己房子的女人。主要是在这个夜晚,一场毒品交易私下进行,最后却尸横牧场。想知道作者要表达什么,可惜没弄懂。
  •     我真是要疯了,一直对响尾蛇的详细描写
  •     感觉挺一般的~
  •     与其说是小说,不如说是散文。相比廊桥遗梦,差远了。
  •     真心不明白它比《廊桥遗梦》好在哪
  •     我总觉得没有《廊桥遗梦》好
  •     好冗长的故事,刚开始看几乎看不下去,漏掉一点点就不知道讲什么了,不过很好看,很厉害,喜欢
 

外国儿童文学,篆刻,百科,生物科学,科普,初中通用,育儿亲子,美容护肤PDF图书下载,。 零度图书网 

零度图书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