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军事 > 上甘岭

出版社:大众文艺
出版日期:2005-5
ISBN:9787801713360
作者:陆柱国
页数:252页

章节摘录

上甘岭一黎明,半明半暗的光亮,斜射进了坑道口。连长张文贵迅速穿好衣服,在机枪子弹箱做成的洗脸盆里,洗了脸。过后,他迈了几步,走到坑道外面,伸展两臂,挺起胸脯,深深地吸了几口湿润的、稍带寒冷的新鲜空气。秋天的早晨,阵地背后远处的景色,简直像一幅美丽的水彩画:无穷无尽起伏连绵的山岗,到处是红得像火一样的枫叶,中间点缀着翠绿的马尾松,和一种不知名的、叶子黄得像熟透了的桔子一样的树木。这几种颜色调配得十分匀称。又轻又薄的朝雾,像洁白的丝手帕似的在这美丽的山谷中飘来飘去。当初升的太阳,把它那金黄色的光线,撒在山顶上的时候,朝鲜的每一寸土地,都像彩色的绸缎一样闪烁得耀眼了。张文贵每天早晨都要站在坑道外面来看一看这朝鲜的景致,正像他年幼的时候,站在家门口看那集市上热闹的行人一样。他身材高大粗壮,宽宽的前额上被战争和风霜深深地刻下了几条皱纹。但这一切都掩盖不住他那孩子般的天真。现在,他双手插在裤兜里,身子微微向左右摇晃着,并且卷着舌头,轻轻地学着鸟叫。一只灰色的山雀飞到坑道外面一棵被炮弹炸断了的短树桩上。它扭动着红色的脖子,唧唧喳喳地叫着,并警惕地、不时地看一看张文贵。后来,四颗迫击炮弹一齐落在通往营部去的交通沟旁,火光一闪,地面剧烈地震动了一下,那只小山雀颤抖着身子,马上展开翅膀,一直向北飞去了。张文贵惋惜地看着那个灰色的点子,直到它飞进枫林里为止。然后,他才拍拍肩膀,摘下帽子,把上面的灰土弹下去。自从进入坑道工事,几个月来,连长张文贵感到自己的心境变得和往常不一样了。过去,他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除了行军、作战、整训、练兵之外,他对于外界的其他事物,是不大留心的。最近几个月来,他和他的连队差不多整天呆在坑道里,只有夜间才能活动一下。看不见一问民房、一个朝鲜老乡,甚至连太阳都很少看见。离他们几百公尺的南边,就是美国侵略军的阵地。敌人每天向他们打炮,飞机每天在轰炸,阵地上除了交通沟和焦黑的弹坑之外,连一棵青草都很难找到。因此,任何平常的自然界现象和每一个小动物,现在他都感到新鲜、亲切。前些日子,为了“反对细菌战”,他从团部养的一窝小猫中间,抱了一只头上带有白斑的黑色小猫到坑道里,让它“捉老鼠”;可是三天以前,这只小猫溜到山坡上晒太阳的时候,被敌人的一颗山炮弹打得连一只完整的腿都找不见了。为这件事情,张文贵的通讯员王继保一直大骂了三天,张文贵暗地里也在骂。现在,连那个偶然飞过来的小山雀也被美国炮弹惊走了。他恨恨地吐了口唾沫,咕咕哝哝地低声骂了一阵,一扭身子,又生气地回到坑道里。几个在夜间到外面加修工事的战士,刚回到坑道里不久。他们有的还在收拾身上的泥土,有的从木炭火盆上提下军用水壶往饭碗里倒水喝,有的已经围坐在草铺上,把挂在墙上的豆油灯拿下来,打起扑克来了。不用仔细看,张文贵就知道这四个人中间一定有全连出名的、最爱打扑克的刘才学和林茂田。“唉!倒霉!第一张是二,第二张还是二,三张加起来是个七!”矮胖矮胖的战士刘才学每拿起一张牌,就用指头弹一下牌边,有些懊丧地说。他噙着一支粗大的卷烟,烟熏得他眯缝着眼睛,细细的两道眉毛紧皱成一条线。但,因为他还在拿牌,所以没有机会把卷烟从嘴角取下来。面孔微黑、眼睛大得出奇的机枪射手林茂田,手里边已经掌握了“大飞机”和几个A、K,他高兴得眉毛头都扬起来了。当他手里拿够十二张的时候,他就警惕地用一只手按住剩下的六张“底牌”对刘才学说:“你要‘分’吧,能打多少?”他晓得:如果刘才学的牌不好,那么对方一定要先拿起“底牌”再要“五十分”或“六十分”,刘才学就有这么个“赖”劲。刘才学把手里的牌插了又插。最后狡猾地笑着说:“哈!我要个屁!没有英文字,也没有‘分’。和牌,和牌!”他一弯腰,把牌放在面前:“大家看,大家看!”“我看看!我知道你的鬼多!”林茂田把自己的牌一合,把刘才学的牌一张一张摊开。最后,在一张“红桃二”下面,翻出了一张“方块K”。刘才学一看露了马脚,赶快抓起六张“底牌”往自己的牌里一搅,站起来说:“不行,不行。该睡觉了!”“睡觉?你耍赖皮!这一盘非打到底不行!”林茂田脸也气红了,眼睛瞪得更大了。刘才学刚扭身要逃走,被林茂田拉住了脚。刘才学呼一家伙倒在睡在他们旁边的排长身上。二排长宋占方睡得正甜,被刘才学砸醒了。他侧起身子坐起来。他是个既不会打扑克,又不会抽烟的人。他一看见刘才学的烟灰掉了他一被子,又看见满床扑克。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刘才学,你!你留点劲打仗不好吗?”刘才学知道排长这话说过去就算了。他赶快弄熄了烟卷,伸伸舌头,向大家道歉:“对不起,从头来吧。排长骂我一顿,你们难道还没有消了气吗?”连长张文贵坐在一个手榴弹箱子上。他侧着头,很感兴趣地看着这两个人。林茂田越是瞪眼睛,刘才学就越要“耍赖皮”。张文贵虽然没有正式提倡过战士们要打打闹闹,但他是十分高兴打闹说笑的。的确,战士们如果整天规规矩矩、一声不响地坐在坑道里,那还算什么生活呢?这个“甲号”坑道,像一个家庭一样。顽皮的刘才学和容易发脾气的、爱大声嚷嚷的林茂田,成了这个家庭中不可缺少的活跃人物。刘才学专门找空子说俏皮话,甚至不分什么样的场合。按照林茂田的说法,刘才学还是个“小赖皮”。林茂田发脾气,也已经成了习惯,遇着不顺眼的事情,他都要瞪起他特有的大眼睛,放大嗓门乱说一气。他特别爱和刘才学吵闹。可是他们两个是最好的朋友:打扑克在一块,睡觉挨在一块,而且“捉舌头”、“打活靶”,两人也是寸步不离。刘才学和林茂田的争吵还没有结束,电话铃叮叮当当地响了。坐在铺上的电话员抓起耳机听了听,说:“在——是,是!”就把耳机交给张文贵:“教导员和你说话。”“‘一零九’号首长要到你那里去,你要注意!”教导员吕安国的宏亮声音拉得很长。以后他的声音又低得仅能稍微听到:“尽可能‘限制’他的活动!首长一到,马上在电话上告诉我!”听这口音,大概是“一零九”号站在教导员的身边。“什么?一零九号?”张文贵蹲在电话机旁,吃惊地问。“就是!马上从这里动身。”说实在话,张文贵很盼望师长到前沿来,但他又不愿让师长来。因为在前沿坑道中,要看一看上级首长,就能得到很多安慰与鼓舞;可是,前沿阵地是十分危险的。“好吧!”张文贵急忙站起,搓了搓手。摸摸自己的下巴,胡子还不到该刮的时候。他也知道战士们是和他同一天刮的脸,但他仍不放心。于是,他命令通讯员:“王继保,通知一排和前沿班,让他们仔细检查一下,看谁的胡子长了,再刮一刮。马上,师长就来看我们。”坑道里在忙着检查。正和刘才学争吵的林茂田,被当作“重点”指出来。他用湿手巾擦着下巴,涂上肥皂,气愤地对理发员说:“我这胡子比青草长得还快!我和他们是一齐刮的脸,可现在就又能编成辫子了!”刘才学接着说:“理发员,你把他的胡子一根一根都拔下来,往后不省点事吗?”理发员正拿着刀子,笑了。林茂田狠狠地瞅了刘才学一眼:“刮过脸,咱们再算账!”现在,只剩下刘才学一个人孤零零地拿着扑克坐在那里。他俏皮地、然而又是小声地问:“我没有胡子,怎么刮呢?”张文贵看了他一眼:“你可以不刮。可是有一点:师长来了,你少说点俏皮话。你的心眼太多,累得你个子不长,连胡子也不长了!”林茂田“幸灾乐祸”地对着刘才学笑了笑。“我保证不说——我现在‘过过关’吧!”刘才学一个人摆弄起他的扑克来了。张文贵在坑道里走了一遍。他检查了一下枪放的是否整齐,被子叠得是否端正,甚至连放火盆、挂油灯的地方都看了看。一切都很好。最后,他又仔细地收拾了一下在领袖像前的、插在“通化葡萄酒”瓶里的两束枫叶和蓝色的野菊花。那葡萄酒瓶,是他们几天以前庆祝祖国国庆时,喝完了酒,保存下的;那枫叶和野菊花,是军部文工团几个女同志来前沿给战士们演唱时,献给他们的。一切都收拾好了。张文贵从皮挂包里掏出镜子,照了照脸,走出坑道去迎接师长。当师长崔信伟还是团长的时候,张文贵给师长当过警卫员。师长最讨厌他的下级肮肮脏脏去见他。一次,一个胡子很长的营长去团部开会,崔信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警卫员,喊理发员来,先给他刮一刮胡子!”把那个营长说得很不好意思,以后再也不敢这样去见他了。有时候,张文贵偶然忘记扣脖子扣,崔信伟就要批评他:“你们这些警卫员,怎么总是吊儿郎当,游击习气!”所以,直到现在,每逢要和师长见面的时候,他总要使自己和连队都更干净漂亮些。等了一会儿,仍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子。张文贵顺着交通沟往前走去。在交通沟的一个转弯处,迎面和师长碰上了。师长累得满头大汗,汗水顺着略有几根灰白头发的鬓角往下流。他手里挂着一条作为手杖用的树枝,警卫员替他拿着大衣。再后面,紧跟着一个背红十字皮包的卫生员。张文贵举手警礼,师长来不及还礼就伸出手来和他握手:“你在这里干什么?”“等首长来。”“以后不要这样,没有必要,不必在外面来回走。你的阵地我已经很熟悉了。”崔信伟双手放在“手杖”上,略微喘了几口气。“是!走吧,不远就到了!”“走吧!这个山可真不容易爬。偏偏又遇着这么个警卫员——不让我在路上休息!”当他们来到坑道口的时候,师长停下了。“张文贵,你看,‘我们进坑道,祖国见太阳。’这对联是谁写的?我一个多月没来,你们的坑道连对联都有了!”

内容概要

陆柱国,河南宜阳人,1928年生。1948年毕业于河南洛阳高级师范学校,历任解放军中原野战军第四纵队前线记者、总政文化部创作员、《解放军文艺》编辑、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一级电影编剧。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1950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踏平东海万顷浪》,中篇小说《决斗》、《上甘岭》、《英雄的童年》、《一代新人》,电影文学剧本《黑山阻击战》、《战火中的青春》、《雷锋》、《闪闪的红星》、《大进军——席卷大西南》等。曾获西南军区创作一等奖、文化部优秀影片奖、全国少年儿童文艺作品奖二等奖、总政治部创作优秀奖、中国电影华表奖及金鸡奖最佳剧本奖等。

书籍目录

上甘岭
踏平东海万顷浪

作者简介

《上甘岭(经典珍藏版)》讲述了1952年秋,朝鲜战争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美国侵略者竟在板门店谈判休会期间,调动六万多兵力.在三八线附近发动了大规模进攻,企图夺取上甘岭阵地,进而攻占五圣山,用武力获得他们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坚守上甘岭阵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八连,在连长张忠发的率领下,与敌人浴血奋战,打退了敌人二十多次的疯狂进攻。此后,他们根据上级指示,退人坑道坚守阵地,拖住敌人,便之无法前进一步。在坑道里,他们遇到了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不仅与外界的联系被敌人切断,而且缺水缺粮,生存艰难。但为了祖国、为了朝鲜人民,他们以惊人的毅力,坚守了二十四天,从而赢得了时间,使中朝军队取得了大进攻的胜利,并使整个朝鲜战场的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美国侵略者被迫重新坐下来谈判,无可奈何地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朝鲜人民得到了和平。

图书封面


 上甘岭下载



发布书评

 
 


 

外国儿童文学,篆刻,百科,生物科学,科普,初中通用,育儿亲子,美容护肤PDF图书下载,。 零度图书网 

零度图书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