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未刊日记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 徐志摩未刊日记

出版社: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3-01
ISBN:9787501320813
作者:徐志摩
页数:258页

章节摘录

  序 陈子善  写在徐志摩未刊日记之前 顾永棣  编解说明  徐志摩未刊日记  府中日记(1911年)  附:府中日记诗文钞  留美日记(1919年)  徐志摩日记四种  西湖记  爱眉小札(新校补本)  眉轩琐语  日记残叶  整理后记

前言

  在二十世纪中国散文的发展进程中,日记文学一直是重要的组成部分。不少新文学大家都提倡日记文学,都对日记文学发表过精辟的意见。夏丐尊认为“日记文学,是实际生活的记录,可以打破一切文字上的陈套”(《文章作法》);郁达夫认为日记文学“能使真实性确立”,并强调爱读文学书的人,首先爱读名家的日记(《日记文学》);周作人也认为日记文学“是文学中特别有趣味的东西,因为比别种文章更显明的表现出作者的个性(《日记与尺牍》)”;阿英更进一步把新文学中的日记文学划分为记游日记、社会观察日记、私生活日记和情书日记四大类,并加以讨论(《日记文学丛选》序记)。当然,在众多关于日记文学的论述中,鲁迅的看法是最值得注意的:  我本来每天写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大约天地间写着这样日记的人们很不少。假使写的人成了名人,死了之后便也会印出;看的人也格外有趣味,因为他写的时候不像做《内感篇》外冒篇似的须摆空架子,所以反而可以看出真的面目来。我想,这是日记的正宗嫡派。(《马上日记之一》)  其实,研究新文学作家的日记文学,我们必须厘清这一点:日记与日记文学员有关联却不能等同,它们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日记文学虽然取的是日记体裁,但仍属于文学的范畴,如郁达夫的《日记九种》;而日记则大都是纯粹的记事,如《鲁迅日记》。前者在作者生前即已公开发表,且已成为新文学散文中的名著,影响甚大;后者虽然也极为重要,于研究鲁迅的生平行状不可或缺,严格来讲,毕竟不能算是文学作品。前者当然也是真实的,但并不排除艺术加工和艺术渲染的成分;后者由于作者生前不打算发表,所以“备遗忘,录时事,志感想”(郁达夫语)可能更具真实。事实也确是如此,鲁迅、周作人、吴宓、朱自清等名家的日记都是在他们身后由其后人或研究者整理才公之于世的。  如果以此观点考察现有的徐志摩日记,我们就会惊喜的发现,徐志摩的日记既是这位中国新诗坛祭酒毫不作假的生活真录,即真实的日记,同时也是优美隽永的散文作品,即上乘的日记文学,两者合而为一,这是十分难得的。  徐志摩只在人世存留了短暂的三十五个年头,用今天流行的话来说可谓“潇洒走一回”。在他生前发表的丰富多彩的诗文中,除了在冷僻的光华大学校刊上刊登过四页英文的《翡冷翠日记》片段外,并没有日记在内。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十九日,他在山东党家庄上空驾鹤西去,不久由他创办的新月书店就预告出版《徐志摩日记》以为纪念,但迟迟未见问世。倒是他的学生赵家壁在其所编“徐志摩遗作”《秋》中重刊了《翡冷翠日记》,井称徐志摩“用心血织成的日记”,“怕要比他所有的著作更值得宝贵”(《〈秋〉篇前》)。到了一九三二年十一月,徐志摩好友邵询美在他主编的《时代画报》第三卷第六期上揭载徐志摩的《眉轩琐语》,这是徐志摩日记在他身后首次公开,尽管只有短短的两则和序语,却已引起文坛的关注,阿英就把它编入《日记文学丛选》,作为“私生活日记”的一种向读者推荐,并指出“量的方面虽不多,但读者同样可以看到志摩日记写作的体例与方法的”(《(日记文学丛选)序记》)。  此后的徐志摩日记出版史,今天的读者可能都已比较熟悉了,那就是:一九三六年一月,《爱眉小札》“真迹手写本”问世;同年三月,《爱眉小札》铅排精装本问世;一九四七年三月,《志摩日记》问世。这三种不同版本的徐志摩日记虽然互有重复,但却是现有徐志摩日记的基本组成部分,今天各种版本的徐志摩全集、文集、选集的日记卷无不采用之。如果它们当年也遭到意外,像那只神秘的“八宝箱”中所存的徐志摩“剑桥日记”那样至今下落不明,那么今天所见的《徐志摩未刊日记(外四种)》是无从编起的。  虞坤林先生编这部《徐志摩未刊日记(外四种)》所花费的时间和心血是可以想见的,不仅因为这部书是迄今为止最为完整的徐志摩日记的汇编,还因为他发掘考证了连载于一九三四年《论语》第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四十二和四十三期上的《爱眉小札》初刊本,还《爱眉小札》(部分)以历史的本来面目,这在徐志摩日记版本研究上是一个颇为重大的发现。此外,这部日记还首次公开了一度被弄得扑朔迷离的徐志摩的《府中日记》和《留美日记》。这两部徐志摩青少年时期的珍贵日记从日本到中国到美国再回到中国,本应在却最后未能在香港商务印书馆版《徐志摩全集》中问世,而今终于“失而复得”,实在值得庆幸。回想八年前,徐积锴先生当面向我提起这部日记下落时的痛心的情景,还历历如在眼前。现在这两册日记的全貌已披露在海内外读者面前,终于可以接受徐志摩的爱好者和研究者的评说了。  据陆小曼回忆,徐志摩生前对她说过:“不要轻看了这两部小小的书(指《爱眉小札》——作者注),其中哪一字哪一句不是从我们热血里流出来的。将来我们年纪老了,可以把它放在一起发表,你不要怕羞,这种爱的吐露是人生不易轻得的。”(《(爱眉小札)序》)这固然是缘于徐志摩与陆小曼之间那段刻骨铭心的爱,同样也说明了徐志摩对日记的重视。他曾一再要求陆小曼也每天记日记,把自己的“思想情感”记载下来,显然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在中国新文学作家中,对日记和日记文学如此情有独钟,除了郁达夫,恐怕就数徐志摩了,而徐、郁两人本是中学同窗好友,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的徐志摩日记记载,他当天送给陆小曼的“年礼”是一部“曼殊斐儿的日记”,徐志摩特别引用了该书前面的题词:“一本纯粹性灵所产生,亦是为纯粹性灵而产生的书。”对徐志摩自己的这些日记,完全也应作如是观。徐志摩的“纯粹性灵”,徐志摩的浪漫主义情怀,以及徐志摩“浓得化不开”的散文笔调,在他这些日记中全部真实呈现,坦露无遗。在我看来,徐志摩的日记,在中国新文学作家的日记和日记文学中是独一无二的,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应有其独特的重要性,相信认真的读者自会细细咀嚼体会。  坤林先生长期致力于浙江海宁籍文人学者生平史料的整理,成绩斐然。继《红尘冷眼——宋云彬日记》之后,又费时二载,锐意穷搜,仔细校勘,精心编排,完成这部《徐志摩未刊日记(外四种)》付梓,对徐志摩作品的整理和研究,无论从哪个意义上说,都是一件令人欣慰的大事。承他不弃,嘱为作序,拉杂写来,不当之处,谨请坤林先生和广大读者指教。  陈子善  二○○二年十二月八日  于上海华东师大

书籍目录

序     陈子善
写在徐志摩未刊日记之前   顾永棣
编解说明
徐志摩未刊日记
府中日记(1911年)
附:府中日记诗文钞
留美日记(1919年)
徐志摩日记四种
西湖记
爱眉小札(新校补本)
眉轩琐语
日记残叶
整理后记

作者简介

——目 录
序.................陈子善
写在徐志摩未刊日记之前.…….……顾永棣
编辑说明
徐志摩未刊日记
府中日记(1 911年)
附:府中日记诗文钞
留美日记(1 91 9年)
徐志摩日记四种
西湖记
爱眉小札(新校补本
眉轩琐语
日记残叶
整理后记

图书封面


 徐志摩未刊日记下载



发布书评

 
 


精彩短评 (总计6条)

  •     不小心淘到了,算是收藏吧……集外文,未刊文,总是莫名其妙的吸引我~
  •     真实总比虚伪好
  •     特别爱其中的爱眉小扎段 灼热到生命尽头的爱 飞蛾扑火 永世不在
  •     狂恋!……女人啊!
  •     「我的胸中有些骚气。」
  •     从家乡念书时期的那些流水账到后来炽热情诗,一代诗人原来是这样炼成的。笑。
 

外国儿童文学,篆刻,百科,生物科学,科普,初中通用,育儿亲子,美容护肤PDF图书下载,。 零度图书网 

零度图书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