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情遇上爱情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纪实文学 > 当爱情遇上爱情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7
ISBN:9787536052499
作者:张梅
页数:176页

章节摘录

  安妮,女,35岁,香港人,现为一间文化传播公司的总经理。公司旗下有杂志、平面设计、文化用品买卖等等,每月回广州公干并到附近的高尔夫球场打球度假。  我认识安妮已经有很多年了。十几年前,我在一家青年杂志社当编辑,她当时在一间广告公司里当文员,曾经给我们杂志投稿,也见过面。印象中的她是一个斯斯文文、瘦弱的女孩。后来就听说她结婚并移居到香港。她去了香港还给我来过信,是一个有心人。  我们再次见面,是在巾国大酒店的西餐厅。安妮约会朋友就是喜欢选择这里,这里安静。  这时的安妮已经和从前判若两人,身上完全没有了从前的羞怯和不自信。适中的个子,得体的穿着,完全不化妆,完全是一副我在香港看到的新一代事业型的年轻女性的姿态。  她喝了一口红茶,两只眼睛很大,一双广东味道很浓的眼睛。  久别重逢的第一次见面,我们讲的都是这10年大家各自的经历。给我的印象是她的人生是从去了香港后才开始的。我问她刚去香港时做的是什么。她说做的是保险经纪。这有点像刚到广东来的外地人,人生地不熟,做保险是一种不需要有本地根底的丁作。  当然她很快就不再做保险了。  后来安妮每次回广州都会约我坐一坐,讲一讲近来的情?兄,也讲讲我们身边朋友的近况。  突然有一次她讲起了有关第三者的话题。开始讲的是我们相熟的一个人。夫妻俩我们都认识。而且公认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男的做律师,女的做广告设计,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平日我们讲到他们时都说这一对是一百分的。  安妮那天穿了一条短裙。她喝了口红茶突然对我说:“一百分出问题了。”  那一对夫妻中,女的叫爱琴。人也长得像她的名字那佯斯文大方。安妮对我说:“爱琴突然来香港找我,并在我家住了几天。半年不见,人一下子就瘦了很多:她十分忧愁地对我说,她丈大那大晚上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吃完饭就对她说,‘我们分居吧’,说完当天晚上就在书房里铺了床。”  安妮充满感情地说:“爱琴说她半年来一直都是眼睁睁地看着天花板到大亮。她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结果就患了严重的失眠症,到现存还没有好。但我们足知道的,她先生同他的一个助手相好了。那个女人又瘦又丑,且比她丈大大十年有多,从外在到内在根本没办法和爱琴比。但谁也小敢和爱琴说这件事,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她,因为她丈夫十分内向,绝对不接受外人知道。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件事发展下去。”  安妮又问我:“发生了这种事,身边的人是不是就应该这样不做任何举动地任当事人蒙在鼓里?”  我说:“这真不好说。”  我说:“爱琴的婚娴问题出在她的先生那里,但据我们观察,她的先生并不是一个好色的人。”  安妮说:“但他是一个对女性的美敏感的人,容易赞美和欣赏女性。你说,他是不是也欣赏你?”  ……

前言

  改革开放30年,身为一个中国人,一个广东人,一个广州人,用当前的话来说,就是“身处改革开放前沿地”的人,对这30年,我们有什么总结?  看看历史纪实,30年前,这个国家,广东省,广州市,我们自己,在干些什么呢?中国传统的反思风格是以小显大,先从自己做起,这个传统,是古人传下来的。大口号不要讲这么多,一件一件事情做起。想想这30多年的历史,我们都是共产党的好孩子,因此所有人的经历都是相似的,因此也很好总结。  一个场景:1966年夏天的傍晚,周末。广州市流花路中苏友好友谊大厦,一座宏伟的灰色的苏式建筑,后为广州市交易会大楼。  一组组干部模样的男人女人成群结队且面带笑容地走进大楼,其中一对夫妇,丈夫个子很高,中山装,偏瘦,风度儒雅,妻子稍稍烫了头发,典型的上海女人的脸,他们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子,女孩子个子高挑,一看就是身材像父亲,但脸却像母亲,上海人的脸。走进大厦的大厅,大厅里满是跳交际舞的人,夫妻很快就旋转在跳舞的人群里。  女孩子站在跳舞的大人们的外面,低着头。她困惑地看着一双双男人的皮鞋和女人的高跟鞋,她抬起头,想在熙熙攘攘的跳舞人群中找到自己的双亲,但很困难。在她的眼睛里,好像每一对跳舞的人都是那么的相像,男的中山装,女的烫了头发。她模糊地记得父母好像为母亲现在头上的发型争吵过,但不是激烈的。  女孩子记起了这座大厦里的另外的世界,有两个厅是她最喜爱的。其中一个存二楼,是专门放木偶戏的,上一个周末,她就在那里看了《小铃铛》,另一个厅是在大厦旁边的林荫小路上,在通往中苏友好友谊大厦的露天电影放映场的路上,那是一个哈哈镜室,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哈哈镜。小女孩站在里面,仿佛置身在一个神奇的童话世界里,她自己的身子一会儿变长一会儿变短,一会儿变胖,一会儿变瘦。她太喜欢那个地方了,她可以在里面待上一个小时。  想着那两个美妙的地方,女孩子悄悄退出了乐队正在奏着《红河谷》的舞厅。她不知道,重新听到乐队演奏这首乐曲,要在15年以后。  2000多公里以外的首都北京,毛泽东正在用一支铅笔在一张旧的《北京日报》的空白处写下了他的震惊世界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也是这一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广州很快也卷进了席卷全国的“文革”中。女孩子参加的那场舞会,是中苏友好友谊大厦的最后一场舞会,也是她父母的最后一场舞会。  中苏友好友谊大厦后改为交易会大厦,继续发挥着她对广州的重要经济作用。只是再没有舞厅,没有哈哈镜,没有露天电影院,没有木偶戏。  也是从这一天起,小女孩进入了一个红色世界,她的母校是广州市东风二路小学,现在叫东风西路小学,文革前叫德宣西路小学。她的先后两个班主任一个姓阮,一个姓温,后者是改革开放涌现出来的广州本地的第一代饮食界富豪“胜记”的老板温某的姐姐温莲芳,现常居加拿大。于是女孩先是当红小兵,后当红卫兵。学习毛主席语录成了她小学阶段最重要的教育。1968年的元旦,她和小同学们整齐地排列在学校的广场上,冒着凛冽的寒风,聆听重要的元旦社论,喇叭里传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激越的女声:“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上到底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一处处火山爆发,一顶顶皇冠落地,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处安全的绿洲了。”  女孩在红色世界中慢慢成长,逐渐形成自己的世界观。  ……  ——截选自自序《片断》

书籍目录

自序 片断只有耐心等待的人才会出现奇迹。那些耐心等待的人,擦干净双手,洗干净身体,坐在爱情的圣殿门口天天祈祷。终于有一日,他们听到了爱情的钟声敲响在他们的心里。这时,美丽的玫瑰也开在他们的胸口上。到底谁爱谁我说:“爱琴的婚姻问题出在她的先生那里,但据我们观察,她的先生并不是一个好色的人。”安妮说:“但他是一个对女性的美敏感的人,容易赞美和欣赏女性。你说,他是不是也欣赏你?”我笑着说:“是不是他对自己的精力感到担心,所以要换性伴侣试一试。我在电影里看过这样的对白。”安妮忧虑地说:“男人,其实都是不成熟的动物;你有没有听过他们说这种话?说男人是茶壶,天生就应该配几个茶杯。”我说:“那我们应该用陆小曼的话回击他们。陆小曼说:我们女人是私人卫生间的牙刷,只能用于一个人。”三位女性关于爱情的对白“我不认为感情这东西会有什么损失,因为它不是一种计算,你很难说爱了一个人爱错了就是一种损失,爱对了就是一种获得,这是一个生命过程,就像一棵树长枝长叶,到了一定时候它自然会更新或者死亡。很有个生和很没个性的人,在感情上照样有波折。你爱上一个人,跟他有一段过程,能结婚或者不能结婚,都不是一个休止符号,人活着,你就无法盖棺定论。”有病还是没病“一个四处流浪的男人碰巧在一个女人的房子里住下来,他喜欢并需要这个女人。他很有女人需要爱这方面的经验,通常他克制自己。可这次他使用的语言和表露的感情都是模糊不清的,因为他只是一时地需要她的友谊;他跟她做爱,但对他来说,这次跟他以前经历过的上百次的做爱没什么两样。他意识到他暂时需要逃避已使他陷入他最害怕的境地——一个女人说:我爱你。他插进话来,非正式地,像老朋友离别似的说,再见。人走掉了。在他日记里这样写道:离开北京,她恨我。好吧,恨就恨吧。几个月后,又写了一篇日记,是关于另一个女人的。”天生报复狂尼采说:“结了婚的哲学家有什么幸福?”列一张感情表格完善自身和增进魅力孤独是我们的宿命平衡的魔法和张欣、李丹丹的对话

作者简介

《当爱情遇上爱情》围绕“爱情”这一话题,精选了8部长篇小说和1篇人物对话。“现在流行做烤瓷牙,每个人都会问:是永久性的吗?有的医生就回答:你50岁做,就是永久性,你30岁做就不是。爱情也一样,寿命短的人容易从一而终,可是活到80岁,想爱一生一世就很艰难。……”

图书封面


 当爱情遇上爱情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2条)

  •     爱情对无爱婚姻的挑战,爱情与死亡婚姻的战争,是当代生活与文学创作的一个无可窥避的话题。张梅以独特的感受与哲学智慧的思辨,在这部作品中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婚姻生活(结婚或离婚)同时面对来自两个主体(既有的与第三者)的爱情,或爱情遭遇爱情的挑战,生活是一种什么样子,爱情的命运,婚姻的命运将怎样,生命和幸福的光彩又在哪里?作者采用了几十个中外婚姻个案,夹叙夹议,使对象形象化,更以直接的争辩与论断,对此给予毫不含糊的论结。可以说,本书从爱情婚姻观念的变化这一侧面反映了改革开放给人们带来的全新观念。广东粤新图发行独家发行http://www.gdyxbook.cn
  •     《当爱情遇上爱情》。看到书名的那一刻,你想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书名对不对?或许那是一种命中注定的相遇,或许那是两个人的爱情在最美好的时刻相遇,总之,这个书名于我而言就是承载着诸多美好与幻想的代名词。然而,我错了。在我翻读书的过程中,有一种失望慢慢将我的幻想沁凉,直入心脾。当爱情遇上爱情,其实很朴实的讲出了一段孽缘——婚外恋。很贴切,对不对?我们所有的失望与痛苦都是自己造成的。正如泰戈尔所说:“我们把生活看错了,却反说它欺骗了我们。”很惊异自己居然能把这本枯燥至极的书看完。虽然是我在小说类书架上借到的,但它并不是一本小说,更确切的说,是论文,关于婚恋,关于离婚女人的自我调适。“现在流行做烤瓷牙,每个人都会问:是永久性的吗?有的医生就会回答:你50岁做,就是永久性的,你30岁做就不是。爱情也一样,寿命短的人容易从一而终,可是活到80岁,想爱一生一世就很艰难。我不认为感情这东西会有什么损失,因为它不是一种计算,你很难说爱了一个人爱错了就是一种损失,爱对了就是一种获得,这是一个生命过程,就像一棵树长枝长叶,到了一定时候它自然会更新或者死亡。人活着,你就无法盖棺定论。”辛兰如是说。其实不只是爱,人的一生应该怎么活本来就没有什么标准可言,即使斯人已逝,我们也很难说他的一生是否是有价值的。或许传统的社会经验会让我们有一些共识,但那就是真的对的吗?那就是唯一正确的标准吗?当然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道路,人生际遇都不同,即使是双胞胎,走的也不是同一条路。其实不论你做出了什么选择,其结局是成功还是失败真的不重要。且不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成功了我们可以获得经验,失败了我们也可以汲取教训。人生路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死胡同,只要心不死,希望还在。离婚,或许可以算是婚姻的失败吧。但失败的也仅是婚姻,一段并不美好的婚姻。结束错误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只是,有许多以家庭为自己的生命重心的女人却很难再洒脱的回归到单身贵族的生活。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是大家都视死如归,争先恐后的自掘坟墓再埋葬爱情。坟墓是死者永恒的归宿,却不是生人的归宿。任何一个人的归宿都不可能是一段婚姻,即使是幸福的婚姻。归宿只能是自己的心。倘若心灵淡泊宁静,便无所谓身外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心远地自偏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失婚的女人大都喊着誓死不嫁,不再相信男人。《蜗居》里的海萍也说:“男人要靠得住,母猪都上树!”其实会有如此之深的愤恨不过是因为女人们将自己余生的幸福统统交给了男人,满心以为一纸婚书便是自己人生的保障。一旦男人让女人失望了,女人便很容易的要哭天抢地一番,深感“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无助。其实大可不必。生之为人,女人并不是男人的一根肋骨,不需要为了男人而活,伊甸园只是个传说,苹果也没有那么神圣而不可侵犯。离婚后的女人会迷茫,因为她们日夜所寄托的精神支柱——家庭已不存在,因为她们长久养成的生活习惯被彻底改变了。习惯有时的确是个致命伤,改变它需要有足够的勇气与魄力。人是一种懒惰的动物,不到不得已时不会选择大动干戈去改变并适应新的生活习惯。更何况离婚事实上是三个家庭的分离,其中涉及到财产的分配等问题,其麻烦程度更让人望而却步。但是,这些都不应该成为继续用一段痛苦的婚姻折磨自己,也折磨对方的理由。握紧拳头,你得到的不过是一掌的东西,放开拳头,你得到的却是全世界。都说舍得,有舍才有得,更何况舍弃一段破碎的婚姻得到的却是幸福的自己,性价比如此之高的事何乐而不为呢?亦舒的小说《我的前半生》讲的就是一个过着惬意,悠闲的婚姻生活的女人在离婚后的经历,在短暂的自我调适之后,她四处交游,学习各种技术,并认识了愿意与之相守一生的男人,自我蜕变,她终究幻化成为一只美丽的蝶。《蜗居》里,宋太太在得知宋思明有外遇之后,说了这么一段话:“女人活到我这个岁数,早该明白了男人都是一个样。年轻时候需要垫脚石,中年时就需要强心针,到老了就要扶着拐棍。我活该自己做了垫脚石。”宋太太还说:“世上就是你我这样自以为孺子牛的女人多了,男人才疯狂,我把他收拾体面了,他出去风光,别的女人看见他,又有风度又有温度,马上就有热度,哪想得到背后有个女人操劳过度。”其实没有谁注定要为谁而活,只有自己才是永远忠诚的朋友。婚姻将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绑在了一起,在婚姻中相互辅佐,相互支持也是夫妻间的义务与责任。但婚姻关系一旦解除,也不必再埋怨谁占了谁的便宜,谁为谁奉献的更多。只是很多女人总以为在自己更多的付出后男人终会回心转意的,更可怕的是有多少女人觉得自己是浪子的最后一个女人,总以为自己是男人这只倦鸟最后的巢。宋思明形容海藻是他的脚踝,是他的软肋,而软肋就是致命伤,可以成为致命伤的则是你最最在乎的。在宋思明出车祸后,临死前他的嘴里还喃喃道:“海藻,我爱你。”宋思明对海藻真的是真爱吗?虽然宋思明在向妻子坦诚有第三者介入时用的是“逢场作戏”一词,但当他得知海藻也以“逢场作戏”回敬宋太太时仍是怒不可遏,马上找海藻算账。(逢场作戏,很多男人外遇的“最好”借口,只是,你又不是演员你演什么戏啊?你这戏是短篇的电影还是长篇连载电视剧啊?不要说什么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逢场作戏不过是最无耻的理由。那即是对妻子,对情人的不尊重,更是对自己人格的藐视。)宋思明说海藻是他最爱的人,妻子是他最重要的人,两者感情不一样。作为一名女性,我对这种言论还是非常鄙弃的。就像许茹芸的《好听》里唱的那样:“你说的话总那么好听,你爱不爱我不敢确定。”男人之所以把对妻子和对情人的感情区分的这么清楚,不过是想要让这两个女人都带着一丝希望,心甘情愿的为自己赴汤蹈火。然后赢得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理想生活。不过那只是个理想,最终三方的结果都将很惨烈,至少感情已是千疮百孔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剩女”悄然成了一个社会群体。而最著名的剩女便是《败犬女王》里的单无双了。影片一开始,她疑惑,“难道女人的胜负,真的必须取决于男人,再不怎样的女人,有了男人就是抬头挺胸的胜犬,没有男人就必须垂头丧气,乖乖贴上败犬的标签吗?”其实对于这个问题,张爱玲曾经给过肯定的答案:“一个女人,倘若得不到异性的爱,就也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这点贱!”只是,时代不同了,张爱玲描述的不过是男女地位尚不平等的时代,那时,女人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而已。而现在的单无双会大声的喊出:“这个城市有规定出来混的,都一定要两个人吗?我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因为我是女王!”没错,只要能用心的享受生活,一个人的生活也可以很完美。在单无双35岁时,卢卡斯又一次向她求婚,而此时的单无双早已走出“恨嫁”的阴霾,她居然拒绝了卢卡斯!她不再那么急迫地想要走进梦寐以求的婚姻生活。因为她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纵观娱乐圈,黄金剩女比比皆是,刘若英,徐若瑄,林志玲等等,但她们仍然活得很自我。剩女,不过是世俗眼光的标尺,“圣(剩)斗士”,“必胜(剩)客”,“齐天大圣(剩)”等剩女级别不过是世人自行消遣的一种方式。只有“恨嫁”的人才是剩女,因为她们自己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走进婚姻的围城。婚姻,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单身,亦是。当爱情遇上爱情,千万不要委曲求全。听听自己的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吧。

精彩短评 (总计2条)

  •        爱情对无爱婚姻的挑战,爱情与死亡婚姻的战争,是当代生活与文学创作的一个无可窥避的话题。张梅以独特的感受与哲学智慧的思辨,在这部作品中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婚姻生活(结婚或离婚)同时面对来自两个主体(既有的与第三者)的爱情,或爱情遭遇爱情的挑战,生活是一种什么样子,爱情的命运,婚姻的命运将怎样,生命和幸福的光彩又在哪里?作者采用了几十个中外婚姻个案,夹叙夹议,使对象形象化,更以直接的争辩与论断,对此给予毫不含糊的论结。可以说,本书从爱情婚姻观念的变化这一侧面反映了改革开放给人们带来的全新观念。
      广东粤新图发行独家发行http://www.gdyxbook.cn
  •        《当爱情遇上爱情》。看到书名的那一刻,你想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书名对不对?或许那是一种命中注定的相遇,或许那是两个人的爱情在最美好的时刻相遇,总之,这个书名于我而言就是承载着诸多美好与幻想的代名词。
      
       然而,我错了。在我翻读书的过程中,有一种失望慢慢将我的幻想沁凉,直入心脾。当爱情遇上爱情,其实很朴实的讲出了一段孽缘——婚外恋。很贴切,对不对?我们所有的失望与痛苦都是自己造成的。正如泰戈尔所说:“我们把生活看错了,却反说它欺骗了我们。”
      
       很惊异自己居然能把这本枯燥至极的书看完。虽然是我在小说类书架上借到的,但它并不是一本小说,更确切的说,是论文,关于婚恋,关于离婚女人的自我调适。
      
       “现在流行做烤瓷牙,每个人都会问:是永久性的吗?有的医生就会回答:你50岁做,就是永久性的,你30岁做就不是。爱情也一样,寿命短的人容易从一而终,可是活到80岁,想爱一生一世就很艰难。我不认为感情这东西会有什么损失,因为它不是一种计算,你很难说爱了一个人爱错了就是一种损失,爱对了就是一种获得,这是一个生命过程,就像一棵树长枝长叶,到了一定时候它自然会更新或者死亡。人活着,你就无法盖棺定论。”辛兰如是说。
       其实不只是爱,人的一生应该怎么活本来就没有什么标准可言,即使斯人已逝,我们也很难说他的一生是否是有价值的。或许传统的社会经验会让我们有一些共识,但那就是真的对的吗?那就是唯一正确的标准吗?当然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道路,人生际遇都不同,即使是双胞胎,走的也不是同一条路。其实不论你做出了什么选择,其结局是成功还是失败真的不重要。且不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成功了我们可以获得经验,失败了我们也可以汲取教训。人生路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死胡同,只要心不死,希望还在。
      
       离婚,或许可以算是婚姻的失败吧。但失败的也仅是婚姻,一段并不美好的婚姻。结束错误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只是,有许多以家庭为自己的生命重心的女人却很难再洒脱的回归到单身贵族的生活。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是大家都视死如归,争先恐后的自掘坟墓再埋葬爱情。坟墓是死者永恒的归宿,却不是生人的归宿。任何一个人的归宿都不可能是一段婚姻,即使是幸福的婚姻。归宿只能是自己的心。倘若心灵淡泊宁静,便无所谓身外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心远地自偏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失婚的女人大都喊着誓死不嫁,不再相信男人。《蜗居》里的海萍也说:“男人要靠得住,母猪都上树!”其实会有如此之深的愤恨不过是因为女人们将自己余生的幸福统统交给了男人,满心以为一纸婚书便是自己人生的保障。一旦男人让女人失望了,女人便很容易的要哭天抢地一番,深感“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无助。其实大可不必。生之为人,女人并不是男人的一根肋骨,不需要为了男人而活,伊甸园只是个传说,苹果也没有那么神圣而不可侵犯。离婚后的女人会迷茫,因为她们日夜所寄托的精神支柱——家庭已不存在,因为她们长久养成的生活习惯被彻底改变了。习惯有时的确是个致命伤,改变它需要有足够的勇气与魄力。人是一种懒惰的动物,不到不得已时不会选择大动干戈去改变并适应新的生活习惯。更何况离婚事实上是三个家庭的分离,其中涉及到财产的分配等问题,其麻烦程度更让人望而却步。但是,这些都不应该成为继续用一段痛苦的婚姻折磨自己,也折磨对方的理由。
      
       握紧拳头,你得到的不过是一掌的东西,放开拳头,你得到的却是全世界。都说舍得,有舍才有得,更何况舍弃一段破碎的婚姻得到的却是幸福的自己,性价比如此之高的事何乐而不为呢?亦舒的小说《我的前半生》讲的就是一个过着惬意,悠闲的婚姻生活的女人在离婚后的经历,在短暂的自我调适之后,她四处交游,学习各种技术,并认识了愿意与之相守一生的男人,自我蜕变,她终究幻化成为一只美丽的蝶。
      
       《蜗居》里,宋太太在得知宋思明有外遇之后,说了这么一段话:“女人活到我这个岁数,早该明白了男人都是一个样。年轻时候需要垫脚石,中年时就需要强心针,到老了就要扶着拐棍。我活该自己做了垫脚石。”宋太太还说:“世上就是你我这样自以为孺子牛的女人多了,男人才疯狂,我把他收拾体面了,他出去风光,别的女人看见他,又有风度又有温度,马上就有热度,哪想得到背后有个女人操劳过度。”其实没有谁注定要为谁而活,只有自己才是永远忠诚的朋友。婚姻将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绑在了一起,在婚姻中相互辅佐,相互支持也是夫妻间的义务与责任。但婚姻关系一旦解除,也不必再埋怨谁占了谁的便宜,谁为谁奉献的更多。只是很多女人总以为在自己更多的付出后男人终会回心转意的,更可怕的是有多少女人觉得自己是浪子的最后一个女人,总以为自己是男人这只倦鸟最后的巢。
      
       宋思明形容海藻是他的脚踝,是他的软肋,而软肋就是致命伤,可以成为致命伤的则是你最最在乎的。在宋思明出车祸后,临死前他的嘴里还喃喃道:“海藻,我爱你。”宋思明对海藻真的是真爱吗?虽然宋思明在向妻子坦诚有第三者介入时用的是“逢场作戏”一词,但当他得知海藻也以“逢场作戏”回敬宋太太时仍是怒不可遏,马上找海藻算账。(逢场作戏,很多男人外遇的“最好”借口,只是,你又不是演员你演什么戏啊?你这戏是短篇的电影还是长篇连载电视剧啊?不要说什么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逢场作戏不过是最无耻的理由。那即是对妻子,对情人的不尊重,更是对自己人格的藐视。)宋思明说海藻是他最爱的人,妻子是他最重要的人,两者感情不一样。作为一名女性,我对这种言论还是非常鄙弃的。就像许茹芸的《好听》里唱的那样:“你说的话总那么好听,你爱不爱我不敢确定。”男人之所以把对妻子和对情人的感情区分的这么清楚,不过是想要让这两个女人都带着一丝希望,心甘情愿的为自己赴汤蹈火。然后赢得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理想生活。不过那只是个理想,最终三方的结果都将很惨烈,至少感情已是千疮百孔的。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剩女”悄然成了一个社会群体。而最著名的剩女便是《败犬女王》里的单无双了。影片一开始,她疑惑,“难道女人的胜负,真的必须取决于男人,再不怎样的女人,有了男人就是抬头挺胸的胜犬,没有男人就必须垂头丧气,乖乖贴上败犬的标签吗?”其实对于这个问题,张爱玲曾经给过肯定的答案:“一个女人,倘若得不到异性的爱,就也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这点贱!”只是,时代不同了,张爱玲描述的不过是男女地位尚不平等的时代,那时,女人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而已。而现在的单无双会大声的喊出:“这个城市有规定出来混的,都一定要两个人吗?我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因为我是女王!”没错,只要能用心的享受生活,一个人的生活也可以很完美。在单无双35岁时,卢卡斯又一次向她求婚,而此时的单无双早已走出“恨嫁”的阴霾,她居然拒绝了卢卡斯!她不再那么急迫地想要走进梦寐以求的婚姻生活。因为她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纵观娱乐圈,黄金剩女比比皆是,刘若英,徐若瑄,林志玲等等,但她们仍然活得很自我。剩女,不过是世俗眼光的标尺,“圣(剩)斗士”,“必胜(剩)客”,“齐天大圣(剩)”等剩女级别不过是世人自行消遣的一种方式。只有“恨嫁”的人才是剩女,因为她们自己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走进婚姻的围城。
      
       婚姻,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单身,亦是。
      
       当爱情遇上爱情,千万不要委曲求全。听听自己的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吧。
      
 

外国儿童文学,篆刻,百科,生物科学,科普,初中通用,育儿亲子,美容护肤PDF图书下载,。 零度图书网 

零度图书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