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

出版日期:2014-11
ISBN:9787301243340
作者:叶嘉莹

书籍目录

前言
第一编王国维的生平
第一章从性格与时代论王国维治学途径之转变
一静安先生之性格
(一) 知与情兼胜的禀赋
(二) 忧郁悲观的天性
(三) 追求理想的执著精神
二时代对于静安先生之影响
(一)静安先生早年读书之志趣及时代变乱对其所
产生的第一度影响
(二)时代变乱对其治学途径所产生的第二度影响
第二章一个新旧文化激变中的悲剧人物
——王国维死因之探讨
一自沉之经过及关于其自沉原因的几种不同说法
二静安先生与罗振玉之关系
三静安先生与清室之关系
四静安先生与民国政府之关系及其真正之死因
五余论
第二编王国维的文学批评
第一章序论
一静安先生的两组文学批评及其重要性
二中国文学批评之传统及其需要外来之刺激为拓展的
必然性
三晚清时代静安先生在西方文化刺激下的觉醒
第二章静安先生早期的杂文
一早期杂文中所表现的有关文学批评的几点概念
二形成此几点概念的重要因素
三对《〈红楼梦〉评论》一文的评析
(一) 《〈红楼梦〉评论》之写作时代及其内容主旨
(二) 《〈红楼梦〉评论》一文之长处与缺点之所在
(三) 对《红楼梦》本身之意义与价值的探讨
(四) 静安先生《〈红楼梦〉评论》一文致误之主因
第三章《人间词话》中批评之理论与实践
一《人间词话》之基本理论——境界说
(一) 对“境界”一词之义界的探讨
(二) 有关境界的一些其他问题
二自批评之实践中所归纳出的一些重要理论
(一) 关于“隔”与“不隔”的问题
(二) 关于代字、隶事及游词的问题
(三) 关于文学演进之历史观
(四) 关于创作者所当具之修养与态度
(五) 关于《人间词话》的评赏态度及评说方式
三余论
——《人间词话》境界说与中国传统诗说之关系
(一) 严沧浪以禅悟为喻的兴趣说
(二) 兴趣之义界——诗歌中兴发感动之作用
(三) 王阮亭的神韵说及其与兴趣说之关系
(四) 神韵说与兴趣说的主要分歧
(五) 境界说与兴趣说及神韵说之比较
(六) 三种诗说产生之时代背景及时代与诗论
之关系
(七) 中西诗论之比较及今后所当开拓的途径
后叙——略谈写作此书之动机、经过及作者思想之转变
《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补跋

作者简介

《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是叶嘉莹在哈佛大学时所作,也是作者学术研究的重大转折点。全书以王国维之性格及其所生之时代为线索,探讨其治学途径的转变——由早期致力于西方哲学和文学的研究转向后期致力于古文字、古器物、古史地的考证研究,及在学术盛年遽尔轻生的原因,并对其以《人间词话》为代表的文学批评作出了恰切的评价。


 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条)

  •     把感情杀死,只为莲心不死  有人说,叶嘉莹是一个穿裙子的“士”。她说,我身体是女性,但是我有中国儒家传统的士的品格和持守。  叶嘉莹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强者,但她也坚信自己不是一个弱者,她常常强调,她是在顺服中完成自己。她早岁丧母,不久远嫁他乡,后来丈夫入狱,她也带着吃奶的孩子蹲班房,再后来遭遇丈夫的性情变异,再后来拖着一家老小五口人在北美讨生活,辗转半生。历尽了人生的悲哀苦难,就在她满以为幸福的大门即将临近之时,一场飞来横祸又夺走了她的爱女和女婿。她坦言此生于她再无幸福,她要把感情杀死。  何为情?《礼记·礼运》篇云:“喜、怒、哀、乐、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情,是人性之本初。叶嘉莹第一次要把这人性之本初的感情杀死,是在遭遇因久被囚禁而形成动辄暴怒之性情的丈夫的家暴之时。那时她上有年近八旬的老父,下有两个读书的女儿,她不能把悲苦形之于外。她说,我总是梦见我自己已经陷入遍体鳞伤的弥留境地,也有时梦见多年前已逝的母亲接我回家。她曾读到一首王安石的《拟寒山拾得》的诗偈,恍如一声棒喝,将她从悲苦中拉出。诗是这样说的:“风吹瓦堕屋,正打破我头。瓦亦自破碎,匪独我血流。众生造众业,各有一机抽。切莫嗔此瓦,此瓦不自由。”(见《迦陵杂文集》,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10月版)在面对常态的、新鲜的痛苦时,她无法忘却。她只能用诗偈来引导自己,告诫自己:那个感情使我受到了伤害,我要把感情杀死,我不再为感情之事烦恼。  如果说,第一次把感情杀死,是叶嘉莹选择坚毅隐忍来勉力实践儒家的“知命”与“不忧”的话,那么第二次,则实在是一段极为痛苦的人生历程。丧女之痛,曾让叶嘉莹悲痛欲绝。她把自己关在家中,陆续写作《哭女诗》十首,怀念陪她经历生命中种种阴晴变化和反复无常的爱女,舔舐伤悲。然而,在她众多的诗词作品中,她从未批判过命运对她的不公,她只是一次又一次地肯定生命的无常。“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首儿童即会诵习的唐诗,叶嘉莹是这样解说的:白日依山尽,是向西看;黄河入海流,是向东看。太阳自东升起,却要西落,这是无常;黄河自西奔赴而来,却要东归入海,这也是无常:重要的是,这是生命的永恒的无常。当一个人四顾茫然,面对生命的永恒的无常时,可以怎么做?应该怎么做?她说,我在极痛之余,才有了彻底的觉悟,对庄子的“逍遥无待”与“游刃不伤”的境界,也有了一些体悟。两年之后,她毅然收拾行囊,只身回国教书,一教就是三十多年。叶嘉莹生于荷月,小名为荷,所以她常以荷自喻。在经历了种种苦难之后,她断然否决了莲花现佛身之喻,感慨“如来原是幻,何以渡苍生”,她把自己的教书行为认定为“莲实有心应不死”,“千春犹待发华滋”。  她一生悲苦,因而她早年耽溺于王国维的独善其身和“清者”持守的想法和生活,是深受同样有着悲剧人生的王国维的影响的。几十年后,从对王国维的文学批评的赏爱,到研讨,到反省,到批判(参见《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人间词话七讲》,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她早已大彻大悟。庄子有言:“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诗词研读不是她的目标,成为学者也不是她的动机,她愿意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在一首《浣溪沙》的词中,叶嘉莹写道:“已是苍松惯雪霜,任教风雨葬韶光,卅年回首几沧桑。自诩碧云归碧落,未随红粉斗红妆,余年老去付疏狂。”“任教风雨葬韶光”,这让我想起那个同样备尝人世艰辛的苏东坡“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境界。杀死感情的叶嘉莹,早已褪去莲花,只葆有一颗莲心,只为传递诗歌中生生不已的力量。(《文汇报》2015年3月2日)

精彩短评 (总计9条)

  •     论述王国维之死因与人间词话之理论极为深切精到。但行文多用长句,定语尤多,读起来略嫌滞涩吃力。是否久在国外学者,惯于英文写作,再作汉语时都有此特点?
  •     泪流满面
  •     词人之笔写词人
  •     第二编第二章未及细读。总的来说,第一编好过第二编,具体的文学批评部分,碎语嫌多,且尚不够令人信服。
  •     先看了关于人间词话的部分,先生逐一列出关于人间词话核心的几个概念并且一一解释,同时列出大量同辈学人的研究结果,并一一批驳,有理有据,使人信服
  •     读前部分的时候就隐隐感觉到其中有先生自许之意,果然如此。理论部分也很好,细致周详。
  •     恕我鄙陋,叶先生的书,迦陵讲演集也好,著作集也罢,说得好听些特别详细透彻,说得难听些实在琐碎絮烦,读得头疼。
  •     从王国维的思路中梳理出属于叔本华的思想,已是了不起。
  •     人物经历章节。王投湖不是为了殉葬大清。
 

外国儿童文学,篆刻,百科,生物科学,科普,初中通用,育儿亲子,美容护肤PDF图书下载,。 零度图书网 

零度图书网 @ 2019